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三三章
    133

     两只巴掌大的蝴蝶从外边飞了进来,白锐扭头看着莫瑞松王:“这是我对洛卡盛情款待的谢礼。别让它们离开你的视线,莫瑞松王。”

     莫瑞松王这么合作,双方又要建立贸易关系,白锐当然不会吝啬。现在他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碧蝶了,蝴蝶们的速度都很慢,跟上来的一共只有十几只,仅有的两只碧蝶白锐都留下了。

     紫色的鳞粉轻飘飘的,现在人们已经有了越美的东西越毒的概念,莫瑞松下意识的就要闪躲,但白锐的话让他慢了一步,吸进了鳞粉。不同于任何花朵的淡淡香气,顿时让他神清气爽。

     碧蝶飞来的一路上,有些贵族自然也吸到了鳞粉,一开始众人还有些惶恐,可是自身的感觉,以及白锐的话,让他们安定了下来。这蝴蝶看来并不会要人性命。

     “它们有什么用?”

     “让你不畏毒素,愈合伤口,治疗疾病。”

     “撒谎!那是恶魔的化身!”大祭司又叫了起来,无论是原始部落的巫,还是奴隶国家中的祭司,他们有三个最重要的作用:战争胜利、风调雨顺,看病疗伤。

     大祭司面对白锐时的无能为力,等同于在战争上败了。风调雨顺神马的,其实祭司和巫的能力都差不多的……没用。如果两只蝴蝶就能治疗疾病,愈合伤口,还可以让人不畏毒素,那大祭司就等同于是废了。

     大祭司可以接受白锐成为新神,但整个让对方取而代之,他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只有我,还是别人也可以?”莫瑞松问,完全懒得去在乎这位大祭司。如果这两只蝴蝶的力量,有白锐说的一半那么强,莫瑞松就有信心让自己也成为一个神,一个在世俗中坐在宝座上的活神!

     “它们听从你的命令,不过,你还是等我离开再去试吧。”

     惊呼声响起,让莫瑞松暂时把视线从蝴蝶身上拔下来。而且他响起了诺塞利恩,他们也将离别了吧?不过……那巨大的东西是啥?蛇?蜘蛛?蝎子?蛤-蟆?!!那些传回来的消息,原来不是醉汉在做梦?!

     “希望我们有机会再会,各位再见了。”王宫门口其实还有等待着的诺塞利恩,他的私兵们,还有拉着倒霉工匠们的车。

     诺塞利恩和私兵们也都吓得够呛,不过诺塞利恩的统御手段不错,竟然没有任何人逃跑。至于在车里的工匠和工匠的家人,他们都是奴隶,上车的时候已经被套上了手铐和脚镣。他们被吓得歇斯底里,或者当场晕倒,可是逃跑无路,有些人开始向着他们的神祈祷。

     白锐的出现,让大家伙们第一时间都想把自己的脑袋凑过来,它们甚至忽略了阻隔在身前的那些装满了人的大车。

     “别着……急!”白锐话刚出口,就被身后那一声尖利过一声的叫声戳得脑仁生疼。他扭头看了一眼,真没想到这些顶秃肚圆的男士们,还有唱出海豚音的能力。

     白锐招招手,白龙把头探了过来,代表着剧毒的巨大三角头颅映射下一片阴影,就算无谓的莫瑞松王,也因为天性的畏惧忍不住后退。白锐抬高手臂,摸了摸白龙的下巴。因白锐的这个动作,竟然让人觉得蛇类阴毒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杀了他,杀了他我就是英雄!”在一栋本该无人的二层楼阁里,从下朝上很难发现的,从上朝下却近乎一览无余的角度里,躲藏着一个持弓的男人。

     他浑身热汗,对爬到他身体上的蛇虫视若无睹,只是用狂热的眼光注视着那些怪物和恶魔所在的方向。他是一个战士,是没落的贵族之子,他没有资格进入王宫议政,也没有人记得叫上他参加前几次对王宫的反击。他是个怀才不遇,又并不惹人注意的小人物。但是他和无能的王,懦弱的贵族,还有只是试了一次就吓破了胆子的懦夫们不同,他不会失败的。

     只要成功,我就会成为现世的英雄,未来的传说,我将不朽,我将……

     他看着那个恶魔爬上了蛇头,蛇将头举得更高,他距离他越来越近,就是现在!

     矮油!我拓玛怎么不能动了Σ(°△°)︴

     白锐当然看见了这位意志坚定的战士,还给了他一个友好的笑,接着就顺利的被白龙运到了宝宝们的中间。至于那位战士,他大概得坚硬上至少二十四个小时了吧。

     现在就该走了,回家,可是当白锐一个个的抚摸拥抱过宝宝们,他就开始为自己的自私而内疚了。

     它们一个个都风尘仆仆的,即使坚韧的鳞片与甲壳并没有磨损,可它们毕竟是血肉之躯。

     “不眠不休的赶路,让你们都累坏了吧?”

     大宝贝们想要聚拢过来,只是你碰到我的头,我磕到你的嘴,反而让温馨的场面有些囧。

     “白龙,再把我送过去吧。”

     “嘶嘶!”小青一脑袋挤过来,传到白锐心头的满是它的委屈。看来就算是对自家伴侣,在争宠的时候,小青也是寸步不让的。

     “好,你送我过去。”白锐笑了起来,别个不乐意的出现了,“你们要是有能力,那下一次就让你们送。”

     白色的战车摇晃了一下自己的长尾,立刻悲伤的发现自己的尾巴还是太短了点,嘤嘤嘤的缩在自己老爹怀里去了_(:3ゝ∠)_

     盘丝啪的喷出了大片的蛛网,白锐感觉那意思是让白锐爬到它尾巴尖喷射蛛丝的地方,把他给喷过去。落地的时候有蛛丝包裹着,“应该”没问题。

     白锐表示:“盘丝你拿人试过了,再让我试吧。”

     幸好其它宝宝们,没有像这两位这么大的童心,这次当然还是小青昂着脖子把白锐送了过去。

     “你怎么又回来了?”莫瑞松王表示,就算他看到了白锐的能力,感到震惊,可是这样一个家伙,还是早走早好。

     “我如果就这么走了,你会有点麻烦吧?毕竟诺托里现在可是一片混乱。”白锐凑到莫瑞松王的身边,小声说着。

     “怎么?我可不认为恶魔会突然发善心。”莫瑞松王略微有那么一点点心猿意马,如果白锐是个寻常的奴隶或者外来的贵族,那他今夜一定会拉着他和心爱的诺塞利恩度过一个快乐之夜。不,昨天就那么干了。可惜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还是有毒的刺。

     “你也说了我是新神,我帮你弄好这一切,再离开。”白锐的手放在了披风的解扣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出卖色-相,不过宝宝们总得休息两天再出发。另外今天闹腾这么大,要是让莫瑞松王的王位不稳,甚至被宰了,那以后再来贸易可就找不到一个安稳的中转点了。

     灰扑扑的披风落在了地上,露出披风下遮挡的修长身躯……

     洛卡人崇尚享乐,崇尚敞开谷欠望,崇尚男性和女性躯体的美。在场的都是都城中的权贵,他们一出生就被美丽的男女围绕,十几岁就开始接触肉-体的愉悦。对很多人来说,放荡其实已经是他们的一种习惯,再美的人对她们来说也就是“那个样”而已,除非是真爱,否则很难出现被谁的美迷住。

     至少在今天之前是这样的,只露出一颗头的白锐,看起来只是美。但是褪下披风,毫不遮掩自己的毒哥,充满了男性本身矫健的美,却还有一种甚至可以胜出美艳女性的妩媚与妖艳……

     ~\(≧▽≦)/~这是当然,毒哥可是剑三最妖艳的“妹、纸”,没有第二。

     刚才还吓的半死的贵族们,这时候有不少开始咕嘟咕嘟的咽着口水。白锐则走到了隐在人后的那位大祭司面前,大祭司低着头,并不看向白锐。于是白锐主动伸出了戴着银色指甲套的手,捏住了大祭司的下巴:“你的神在哪?”

     “我的神无处不在。”

     “不,你的神不会出现在我出现的地方。”

     “因为你是恶魔!”

     “哈哈哈哈,是吗?恶魔或者神,不过是人的称呼不同而已,归根到底,人只会遵从和信仰对他们有利的。那么,信仰我吧。”

     _(:3ゝ∠)_幸好看过的漫画多,借鉴一下。但是……雾艹,我竟然说出这么羞耻中二的话!好想笑场啊。

     “不……”可怜的大祭司哆哆嗦嗦的,就像是面对暴徒的纯真少女。

     “信仰我,我并非高高在上,而是与你们同在。”

     “我!我信仰你!”“我也信仰!”

     大祭司还没说啥,边上一直旁听者,被白锐当成布景板的贵族们噼里啪啦跪下去不少,他们面红耳赤的跪倒在地,亲吻白锐曾经走过的地面,那感觉真是……真是略惊悚。

     “我信仰你……”看着跪伏下去的一片,大祭司终于也挺不住了,但他跪下去后,还是忍不住说一句,“那些旧神虽然小现在不在,可他们在知道我们改变了信仰之后,会再来的。”

     白锐对他笑了一下,露出满口白牙:“你不会我只有这些宝宝吧?”

     大祭司的眼睛朝外看去,看那些庞然大物,诺托里宽敞的街道对它们还是太狭窄了,两边倒塌了许多被压倒的民房。那些大家伙现在就慵懒的趴在那享受着阳光。如果它们不是唯一的,那……

     “是的。”大祭司再没有了抗拒,反而比旁人更加狂热。不管恶魔之口上面怎么样,他是恶魔之口后下,第一个与神对话的祭司,他是最初的神话!他会成为最伟大的!

     看来,这地方的人脑补帝略多……不过白锐是不知道这些家伙脑袋里想啥的。

     “我要在城外找个地方待十天左右,给我和它们送些食物过来——我们不吃人。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逃了,那些大家族里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人留下来。而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不触及我的底线,我都能配合你。”大祭司处理完了,白锐走回了莫瑞松王身边。

     “包括和我做--爱?”

     “你敢当着我的面把那东西竖起来,我就把它割掉。”莫瑞松王耸耸肩,白锐的拒绝倒是没让他感觉到多失落,不过在莫瑞松离开之前,白锐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既然喜爱诺塞利恩,还对别人示爱?”

     “你不是人,你是神啊。况且,我爱他和我欲其他美丽的人享受,有什么不同吗?就想我最爱吃烤鹿肉,但我也不会拒绝其它的美食。”

     “……我的茧,我得带上。”白锐改变了话题。

     看他们的日常表现就知道,他们没把忄生当成一种*,而是像莫瑞松刚才说的,那是和吃饭睡觉一样的需求,能够毫无思想障碍的向别人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这倒是和食色忄生也的意思差不多。

     最基本的世界观就不一样,白锐用自己的框子去质问其他人,就跟他非要让对方接受一加一等于三一样。

     白锐不知道第多少次感慨自己的幸运,这要是掉到恶魔之口下面,很大可能直接就成奴隶了,还没等他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就要被烧死了。就算千万分之一运气比较好,被贵族收养,可是要在这种观念中生存,那真得呕死

     。╮(╯▽╰)╭白锐身为一个闷-骚的宅男,思想还是很保守的,某点的种马男套路不适合他。

     ***

     “要留下一阵吗?”诺塞利恩发现白锐在出城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转向了城外的空地,并且停下来后,主动跑过来问。

     “嗯,帮助一下那位莫瑞松王,另外也让那些工匠冷静一下。”

     “我不认为他们会冷静下来。”诺塞利恩看着那些工匠,刚才甚至有人自杀。

     “那就让他们接受现实。”

     “这个倒是能够做到。”

     “那些人就交给你了。”

     “我以为你会交给佩罗。”

     “他现在的样子能够做那么复杂的事情?”

     “不能。”

     白锐在诺塞利恩的肩膀上拍了拍,很不负责任的走了。

     诺塞利恩看着整个车队,正要招呼私兵们开始准备营地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从未听闻过的悦耳乐音——那位“神”又闹出什么来了?诺塞利恩转过身去,然后愣住了。

     白锐在跳祭舞,再跳万蛊噬心,无论乐音还是舞蹈都是最活泼和欢快的。宝宝们围绕在他身边,他则在宝宝们之间奔跑跳跃舒展身体,不自觉的随着白锐的舞和乐摆动着身体。紫色的蛊雾从白锐的身上溢出,宝宝们张大只的嘴巴,吞吐着这些蛊雾,并且也吐出不同颜色的蛊雾,缭绕在白锐的身体周围,太阳就在中天,璀璨的金色阳光照射着白锐,他整个人仿佛都在闪烁着光芒。

     传说中,神会在彩色的云雾中奔跑跳跃,所以那是真的神?!

     目睹这一切的诺塞利恩,他的私兵,佩罗,那些工匠,以及随行的家属们,无论之前他们怎么想的,现在那心情已经被他们扔到了脑后,人们先是惊呆了,接着不约而同的虔诚祷告了起来。

     乐音越传越远,能看到彩色雾气的人也越来越多——主要是那些从这个城门逃出去,又遇到白龙它们跑回来的人们。

     有胆大或好奇心重的人,走上了高出,甚至走出了城门。一开始他们以为真的有神去和那个带着怪物的恶魔争斗,结果他们发现以盛放着花朵的树枝作为乐器吹奏着,舞蹈着的,正是那个恶魔,或者……新神?

     白锐跳着祭舞,他在给宝宝们进补,同时他的五毒心经在吸收了白祖之后,原来缓慢增长的进度条猛蹿了一大截,内功就快要升级了。其实用肉眼看,内功的进度条已经到满了,只是差了那么百分之零点零几而已,他想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把等级干脆提升上去。毕竟回家的路上,很可能和虫巫那些人碰上,既然有白祖,说不定还有黑祖、红祖什么呢。

     白锐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沉在了祭舞上,他不知道诺托里城的大多数人都回来了。不知道大祭司已经推倒了神庙中旧神的神像,杀掉了所有该信的人。不知道每天有越来越多的人跑到营地来,留下鲜花、食物、美酒甚至还有首饰与布料。

     不过,还没等莫瑞松和大祭司去命令什么,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扔掉了家中供奉的神像。这些人一开始供奉的是从营地周围摸走的石头和泥土,可是后来发现在营地周围总有蛇、蛤-蟆、蝎子、蜈蚣和蜘蛛出现。它们色彩斑斓,个头也比同类大得多,不畏惧人,也不会主动去伤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