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三六章
    136

     【系统,你服务过几个玩家?】

     【每个系统只为一个玩家服务,玩家死亡,系统消亡,我们系统与绑定的玩家是一体的。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过去的事情?因为在我死亡时,会将重要资料上传回到母星。另外玩家也不用担心在同一星球出现其他携带系统的玩家,为了不浪费资源,一个星球上只会出现一个文明玩家。】

     【既然有虫巫这种强悍的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放弃这个星球,就让这里发展出虫巫文明来呢?】

     【因为经过推算,虫巫无法发展出文明。虽然很多文明都出现过蔑视其他生灵,认为自己为万物灵长的中二时期。】

     【系统你竟然会说中二?】

     【谢谢夸奖。但要么是因为自身能力的限制,要么是能够意识到回馈的重要性,智慧生命们并不会在短时间内耗尽诞育自己的星球的资源,可虫巫不同。他们的发展时期,也代表着这个星球即将灭亡成为死星。所以此星球为文明发展游戏的特级服务区域。】

     【……再问一下,失败的那些玩家,现在都怎么样了?】

     【为了使玩家不失去游戏乐趣,部分问题本系统不予解答,请玩家自行摸索。】

     白锐睁开眼睛动了一下胳膊,这次从系统那里听到这句熟悉的话,让他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看来那些失败者,绝对不是回家搂着老婆过好日子去了。

     不过反正白锐也就是好奇一问,他的家,他的老婆,他的事业,他的娃,他的一切都在这里,虽然这地方依旧上厕所依旧只能靠叶子,他也不可能可能离开。如果系统真的把他送回地球,他才会发疯。

     以防万一,车队昼夜不停连续赶了三天三夜的路,第四天的时候确定远离那个危险地带了才停下来休息。

     白锐坐在白龙的头顶上,看向茅城的方向,思念这东西,离得越近,反而越急迫。

     “诺塞利恩?”白锐叫了一声刚吃完东西的男人。

     “什么事,大人?”诺塞利恩站起来,发现白锐示意他到外边来,这让诺塞利恩有点紧张。

     “已经到了这里,我需要告诉你,我的国家和你想象的很不一样。”

     “那里吃人?”

     “不。”

     “那里实际上也是赞同每个人都有很多经验的?”

     “不!”

     “那里……很穷?”

     “不……呃,没错。我家并不是什么神的国度。”

     “大人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呢。”诺塞利恩笑了起来。

     “因为我并没欺骗你们,只是没有反驳,也没有没具体描述我家到底是怎么样。而且我的力量可不虚假。”

     “其实大人你已经告诉了我们你的家是怎么样的。”

     “哎?”

     “工匠。”诺塞利恩侧身,指了一下那些疲累休息的人,“你带走的,必然是你需要的。”

     不只是工匠,白锐带走的还都是奴隶工匠。真正的匠人大师,就算在他们离开之前跑来自荐,白锐也一个都没收下。

     因为没用,那些大师都是贵族也要弯腰请求的人,大多本身就是贵族出身,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要跟白锐走,也有见识见识神国工艺的意思。白锐带他们走干啥?给自己找一群祖宗吗?

     对基础薄弱的茅城来说,这些最底层的,吃苦耐劳,不会惹是生非的奴隶匠人,才是他最需要的。

     白锐既然这么做了,那么反推出来他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也并不是多复杂的事情。

     “好像是这样。”白锐摸摸鼻子笑了一下。

     “你们那里能吃饱肚子吧?”

     “我们那里其实有很多在洛卡吃不到的美食。”

     “看你的穿着,应该纺织业也不错。有房子可以遮风避雨吗?”

     “我的穿着是比较特别的,但是纺织业确实不错。也有房子,不过没有诺托里的那么奢华。而且还有很多单身的俊男美女,欢迎你去追求。”

     “那你可真是偏了我。”

     “怎么?”

     “你的家听起来可不像是什么穷乡僻壤,到让我觉得就是神国。”

     “……”原来诺塞利恩也是个隐藏的吃货?

     ***

     十天后,角头城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曾经和猎星他们战斗的敌人,现在遍布城中的每个角落,可他们无比的安静,抹着白色颜料的脸麻木僵硬。

     城内最空旷和干净的地方,有几个人在说话。

     “就到此为止吧,我不准备继续跟你们一块了。”说话人大概只有半米高,可他不是侏儒,看起来更像是一岁多的幼儿,只是他有一身绿皮肤,还有一对尖耳朵。

     “绿祖,你怕了吗?”接话的人和绿祖正相反,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他的腰背都已经弯曲成了一个c形,说话的声音飘飘忽忽,总觉得随时都会断气。

     “我当然怕了。因为白祖没回来,黑祖也一点消息也没有。”

     “嘿嘿嘿嘿嘿!”老头子歪着嘴巴笑了起来,他脸上的皱褶抖动着,两只眼睛眯成细缝,几乎让人找不到。

     绿祖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我不觉得我说的有什么好笑的,如果你想硬拼,你就拼吧,我走……”

     老头子的手放在了绿祖细嫩幼小的肩膀上,绿祖有那么一会意图闪躲,他看起来像幼儿实际上可不是,但却没能躲过。绿祖的脸更绿了,老头子显示出的能力让他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别着急。”在绿祖忍无可忍的动手之前,老头子把手拿开了,“你能跑到哪去呢,绿祖?”

     “没有这些人,而且在这位白巫势力范围之外的地方。”

     “十年内,你的这种做法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五十年,一百年,五百年呢?绿祖,你今年刚刚三千岁,那么你认为你还能逃得过另外一个三千年吗?”

     已经转身的绿祖停下了脚步,老头子也不再继续多说,只有这两句话就够了。

     绿祖也不是蠢人,否则他不可能踩着众多的虫巫的尸体成为一位新的祖。就如老头子说的,茅部落的扩张速度前所未有的恐怖。只要那位白巫还在,他就算是今天跑了,那也不会有一天睡得安稳。

     “可我们无法战胜他本人,也无法从这里得到补充,他的虫和那些战士身体里竟然都有毒。”绿祖皱了一下眉,“可以用来威胁他的人,现在都躲回到了茅城里,那里的毒雾太可怕,就算是它们也坚持不了太久。”

     “他的毒雾是很可怕,不能从上面来,我们却能从地下走。”

     “地下?你知道那地下都是什么东西吧?”

     “地下是充满了蜈蚣、蜘蛛,还有不比神虫弱多少的恐怖蚂蚁。”提到蚂蚁,一直表现得自若的老头子也哆嗦了一下,“可是,它们毕竟没有融化在空气中的毒雾那么无孔不入。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从地下潜入。”

     “那你提地下干什么?”

     老头子轻蔑的看着绿祖:“如果茅城整个倾覆了,那么怎么可能还有人继续躲藏在毒雾里?”

     绿祖瞪大了眼睛:“红祖,和你相处久了,我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真是个善良的人。”

     “那么你加入?”

     “当然加入!”

     ***

     昆虫虽然没学过什么建筑学、地质学、数学等等学科,但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本来,竟然长人类也惊叹不已。

     比如虫虫们、蜈蚣们、蜘蛛们根据原来的地下空洞与河流,挖掘出来的茅城地下城,茅城的下水道利用了其中的一小部分,部分巨蛙和蛇类在一些地下暗河中安了家。茅城的精英蛊虫战士,偶尔会跟着自己的蛊虫伙伴到地下湖里捕捉巨型蝾螈。大多数时候,这里都是一个人类止步的地方。知道下面每天发生什么的人类,只有白锐一个,但是现在白锐不在……

     茅城的议事厅,猎星和长老们正在商量怎么应付那些活死人。

     “那群活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茅收用左胳膊揉着右胳膊问,他前些天也出战了,伤了右臂。虽然冰蚕蛊和碧蝶已经给他治好了,但和被白锐治好了感觉不同,总感觉有点别扭。

     论单人战斗力,还真没有能和虫战士相比较的——这个指的是不带蛊虫伙伴的虫战士,拥有蛊虫伙伴之后,人的体质会大幅度提升,两到三年的蛊虫战士,在力量、速度、承压力、耐力、韧性等方面上都能和合-体后的战兽战士相抗衡。

     与不同蛊虫成为伙伴的蛊虫战士,能力上还有些细微的差别。蛇战士指甲和牙齿里多了毒腺,蜈蚣战士挖地速度极快,蜘蛛战士舌下多了一个可以吐丝的器官,蛙战士善泳,蝎战士能够贴着树上下在枝条间跳跃,少数和蝴蝶签订契约的出现了治疗、催眠之类的能力,更少的与大蜂子签订契约的可以与普通的蜂类沟通并操控它们。

     活死人一开始出现的时候虽然吓了众人一跳,但发现了只要把破坏掉它们的头颅,还是能杀死对方之后,就没什么畏惧了。但是,它们太多了。无止无休的冒出来。成百上千的涌上来,冲击着茅城战士的队伍,一旦有人或着虫落单,被它们埋住,就再也没有活着回来的机会了。

     “按照从抓到的那几个虫巫那得来的情报,那些活死人叫做坦亚,意思是不灭的战士。实际上是虫巫们多年来积累下来的,被寄生虫控制了大脑,又被他们经过特殊手段处理的……好吧,还是活死人。只是坦亚比没经过处理的活死人速度更快,力量更大,骨头和皮肉也更硬。”山峰说。

     山峰因为不能离开母树太远,家里的事情他负责的最多,上次和角头开打后的俘虏都是他处理的。这些消息,有些是新的,有些是旧的,众人也是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听他说完,众人顿时脸色各异。

     “多年积累?”猎星下意识的反问。

     “对,很多很多年。”

     猎星皱眉,一脸严峻的低下头。

     有的人不太明白,为什么猎星是这种反应,他们刚要询问。忽然所有人同时站了起来——他们感到不安,烦躁,甚至恐惧,一心只想逃离这里。但这感觉却又不是他们的,而是……来自蛊虫伙伴的。

     “怎么回事?难道是大巫出事了?!”每个人都焦急的看着身边的人,看着猎黑猎果,看着猎星。

     “不!快组织大家离开!有灾厄即将发生!”猎星也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但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就是五年前白锐的样子,他下意识的把两件事画上了等号。

     外边已经乱了起来,地面上出现了一处处的虫洞,先是跑出了成片的虫虫,接着涌出来的蛇、蜈蚣、蛙和蜘蛛越来越多。又因为茅城里居住的都是虫战士,他们同样从蛊虫伙伴哪里分享到了危险的冲击。飞龙的叫声响起,议事厅的屋顶瞬间被掀飞了,五头龙探进头来,那架势明摆着是要带走自己的伙伴。

     金角银角也推翻了一边的墙壁,摇动着触须,扑向猎星和猎黑、猎果。其它长老们的蛊虫伙伴,也扑了进来,拽上自家的伙伴就要逃。

     “嗷嗷嗷呜~~”歇在外边的鹿腿也跟进来凑热闹。

     没有白锐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家伙们家伙无人统辖,遇到事情顿时乱了起来。

     “金角!我知道你听得懂!不能让大家这么乱!否则反而会出事!你和银角一定要……”猎星很确定,地面震颤了一下,虽然很轻微,时间也很短。猎星神色一凛,来不及组织什么了,不,只有依靠蛊虫们的组织了,这时候人的行动反而会拖延时间,“金角银角!把所有人的人都撤到安全地带!”

     开始只是通过金角银角得到感应命令的蜈蚣们开始救援人类,接着其他蛊虫也加入了。甚至居住在密林(同属于蛊雾覆盖范围,它们算是最外围的保护着)的蝎子们,也跑了进来,救援人类。猎星和长老们则乘着自己的蛊虫,分散到城内的各处去安抚茅城人。

     茅城人初时是慌乱无措的,但看到族长看到长老,他们就有了主心骨。而且距离上次大灾迁徙不过是五年,茅城的中坚力量都是经历过那场苦难的人,他们最先安稳下来,配合着疏散。所有在这里居住的人又都有自己的蛊虫伙伴,撤离的难度并不大。就算有些人舍不得自己的财产粮食,也都被其他人联合起来打晕带走。

     ***

     如果没有申尤人,如果这只是一场天灾,那么茅城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地震就算粮食都陷进了地下,他们也有能力把粮食都挖出来。有了粮食,人口无损失,过了冬天,茅城就又是茅城了。但一切都是如果……

     没有进入茅城救援,最先向外撤退的蝎子首先遇到了敌人。

     虽然唯一能够确切了解到蛊虫意思的白锐并不在这里,它们没办法没办法用感知或者语言让城内的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蜈蚣叼着一具尸体跑了回去。

     猎星在十分钟内,见到了八具坦亚的尸体,这说明茅城整个被这些活死人包围起来了。大地的摇晃越来越明显,想要逃生,必须在从活死人中间杀开一条血路!猎星将一部分战士继续留下协助转移,带领另外一部分战士出外迎战。

     这里是茅城的大本营,蛊虫们都在,并且因为地洞倾巢而出,这是茅城人最有利的地方。可是,出现在猎星面前的坦亚,竟然比蛊虫们的数量还要多。

     ——白锐的蛊虫毕竟只积累了不到十年,这些坦亚虽然是由生育力没有昆虫与冷血动物强悍的人改造的,可是积累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岁月。

     所有蛊虫和人都用尽全力的厮杀,但也只能一寸一寸的前进,已经能听到背后孩子的哭声,大地的震动一次比一次频繁,一次比一次剧烈,时间……时间快来不及了!

     “黑爸!”猎星的榛子飞到了黑爸的核桃旁边,叫住了原本要再一次俯冲下去攻击的猎黑,“发现下面的那些家伙是追着我而动的。”

     现在的战场上五头飞龙都出现了(猎星、猎黑、猎果、茅巫还有诺丽丝),但是猎星身为部落的族长,整个茅城的标志,猎星本人身上披挂着一条很醒目的蓝色皮革带子,那是茅城最善于纺织的木族人用蓝鸟的羽绒纺织出来的。

     “……”黑爸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他刚动了抢过来那条蓝带子的冲动,猎星就自己过来了,“茅城的人都死光了也没关系,白锐回来,我们很快就能报仇,然后建立起另外一个茅城。我如果这么说,你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