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三八章
    138

     腰果虽然是送信的,但身为一头飞龙,它还是很有脾气的,能从它的龙鞍袋子里拿出信件的只有猎黑。他看了两眼立刻笑着说:“见到白锐了,他去找猎星了。因为白锐还带了一些人回来,所以猎果在照顾那些人。”

     长老们顿时都松了一口气:“那我们是不是快……嘶!”茅收话说到一半,被茅巫揪了一下,后半句话立刻缩回去了。

     “不用,让他们走,白锐也说了一样的话。”

     “那些蛊虫也让他们带走了?”茅收一脸的不甘愿。

     “你觉得白锐是那种让人白白占便宜的人吗?”猎黑对着茅收一笑,“别管那些人了,现在安顿好自己人才是最重要的。”

     白锐是曾经在众人心中确立起不败的威名,白锐也是曾经复活过果爸,曾经有白锐在的茅城也确实生活得很好。可是,人的贪谷欠有时候真的是一个无底洞。

     茅城有着其他地方都没有的法律,茅城禁止私斗,禁止遗弃孩子和老人,禁止强霸他人财产,禁止多夫多妻,可以离婚,但是财产必须由夫妻双方均分,即使离婚的夫妻也依然要负担儿女的养育义务。

     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好的,可是对某些人,尤其是某些身体强壮的战士来说,却让他们觉得不忿,觉得自己得到的配不上自己付出的。尤其他们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外族,这次还吞并了角头城,知道了角头城的战士是如何生活后,那种不忿也就越发的强烈了。

     如果白锐和猎星都安然无恙,那这些人会把他们的不忿压抑成羡慕,可能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等到他们年老了,就会发觉到这种制度的好处。可是猎星和白锐都出事了,这些也就坐不住了。

     ——如果大巫和族长再也不回来,那茅城也就无法恢复成过去的样子了。我有蛊虫伙伴,我可能没有那些长老强,但离开这里,我能轻而易举的成为一个部落的族长。到时候女人或男人,都可以随我高兴的玩弄,我可以有奴隶,有多少猎物都是我自己的,不需要拿去给那些老家伙和别人的孩子浪费掉!

     就算大巫或者族长回来了,到时候我也走远了,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于是,有这样想法的人,也就三五成群的离开了。

     距离茅城比较近的两座附庸城,一座在了解到具体情况后,也立刻宣告“独立”。

     对于这样的情况,以茅收和茅巫为代表的长老们要打,猎黑和山峰的意见却是不管。前者的意思是要遏制这种人心涣散的局面,后者的想法则是把精力集中努力进行灾后的重新建设上,毕竟夏天其实也没有多长了。

     最终猎黑说服了众人,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们把要走的人都杀了,一方面自己也必不可少的会有损失,另外一方面这也并不能让这些人回心转意,不如随他们去算了。更何况,对这些背叛者真正的惩罚,确实不是死亡,而是白锐回来……

     真以为蛊虫战士那么好当?以为当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那可不一定。

     确切的得到了白锐的消息,这天下午,原本工作中的蛊虫忽然大量离开了原茅城的大坑,还有总是不见踪影的大蜂子也聚拢成一片红云,消失在了众人面前。众人正恐慌的时候,长老们告诉他们,以为大巫回来了,正在去救援族长的路上,这些蛊虫是去帮忙的。这些留下的人确实忠诚,可多少还有点不安,现在事实放在眼前,他们的心是彻底安定下来了。

     ***

     猎星弯腰在一口不大的泉眼中喝了两口水,他决定引走敌人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逃跑的方向。

     现在他躲在一座山顶上,这山不算很高,可是三面的山势都很陡峭。山上有一眼泉水,泉水顺着山势而下,使得唯一不陡峭的那面山壁又滑又湿,猴子都难爬上去,想上来就只有飞了。

     依靠山势,猎星和榛子守住了这几天。水源没问题,可是在这个光秃秃的石山顶上根本没有动物和昆虫,植物也只是一棵歪脖子小树,与阴凉处的一些苔藓。苔藓已经被猎星吃光了,整棵小树都进了根本不吃素的榛子的嘴巴。

     一开始榛子还能离开去打猎,可是最近两天,海量的坦亚,在从始至终都没露出全部面目的角虫手帮助下,几乎是用“堆”的越来越接近山顶了。猎星的力量再怎么强,个头毕竟还是人的个头,和如此多的坦亚对抗就算占着制高点,也并不是太大的优势。两天前如果不是榛子及时赶回来,猎星就要被抓下去了。

     他也想过让榛子给家里送信,但就怕到时候他脱险了,反而给家里的老幼带去危险。

     “猎星首领!我想你现在应该能发现,我们并不想杀你,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情而已!”红祖用一个普通老人绝对吼不出来的大嗓门,站在山下大喊。

     他们不想杀他这一点猎星倒是相信,否则他早就没命了。但是猎星很明白,那个“一些事”也并不像对方说的那么轻易。

     他靠在榛子身上,闭着眼睛,他宁愿被抓下去,能多撑一会就是一会,也不愿软弱的投降。

     “真想听白锐的笛子……”猎星捂着胃部,那里微微凸起的,就像吃撑了,实际上只是因为他喝多了水。撑还是撑,但丝毫也不能缓解多少饥饿,“我已经饿得产生幻觉了吗?怎么好像听到他的笛声了?”

     就算已经认定了是自己的幻觉,猎星还是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一片熟悉的红云,从天边飞速赶来……

     不!是!幻!觉!

     当红云瞬间变成一条红色的毯子,铺盖向敌人时,绿祖和红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祖和绿祖的坐骑先反应过来,瞬间朝前窜了出去。两个虫族一扭头,顿时也吓得脸色大变,在他们周围的坦亚飞快的扑了过来,阻挡住大蜂子。

     地面轰然裂开,之前进攻猎星的角虫手从地下冒了出来,不过角虫手的身上多了“点”东西。两条巨蛇、两条巨蜈蚣各自面对两条角虫手,正打得难分难解。

     “这些茅城人!是不是觉得我们太仁慈了!?”躲在众多坦亚背后的绿祖龇牙咧嘴的说。

     “不是茅城人。”红祖的表情更阴沉些。

     “什么?”

     “之前没有那两条蛇,而且,你听见那乐声了吧?那是那位白巫特有的乐器。”

     “那我们……”

     “怕什么?他必定是匆忙之间赶过来的,就算猎星没落到我们手里,也一样是除掉他的好机会!”红祖张大了嘴巴,像是虫子一样的口器从他的喉咙里冒了出来,塞满了他整个嘴,扯裂了嘴角,并以嘴巴为开始,把他的整个脑袋翻了过去。片刻之后,一颗蝗虫一样的脑袋就张在了人的脖子上,只是蝗虫的下巴下面还有个人的下巴,蝗虫的头顶上面也还有半张人的脸。

     “嗡——!”红祖昆虫的嘴巴大张着,发出低沉的嗡鸣声。

     吹奏蛊笛的白锐顿时摇晃了一下,他的感觉就像是被谁用棍子砸了后脑,眼前一面黑,手脚全都动不了了。就算是宝宝在精神上的呼唤,听起来也是那么遥不可及。

     “呃——!”

     另外一声刺耳的叫声透过耳膜,让僵住不动的白锐顿时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他再次吹起了笛子,同时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滚滚妈,因为刚才那声,就是滚滚叫的!

     滚滚妈分别舔了舔两个孩子,小毛团一个把自己团成一个团睡得正香,妈妈舔不舔它都无动于衷。另外一个妈妈一边舔,它一边挥动着小爪子各种拍打。

     “……”总觉得好像在滚滚妈脸上看到了无奈。

     滚滚妈又叫了一声,竟然跟着第二波的蝎子军团,一起奔向了角虫手和无数坦亚!

     本来这里的滚滚妈身材就比地球的滚滚,它坐地上就能和白锐平视,现在这一“熊”起,更是彪悍到恐怖。但凡对上的坦亚,滚滚妈一熊掌糊上去,对方的脑袋就顿时就跟个被重锤砸中的椰子一样,“汁水”四溅了。

     Σ(°△°)︴这是啥情况?滚滚竟然这么激动?

     “异熊!那个白巫竟然弄来了异熊?!那东西不是早就灭绝了吗?”绿祖也发现了这边的状况。

     红祖则越发的向着一只大蝗虫转变了,人的下巴和人的半个脑袋已经掉在了地上,同时它像蜕皮一样,下巴以下人的皮肉一块一块的向下脱落。从他口中发出的嗡嗡声越来越像,就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抖动着翅膀。

     已经有大蜂子飞到了他们的头顶,但就因为这种声音,每次大蜂子俯冲到中途,就变得飞行不稳,摇晃着一路转圈坠落在了地上。可只要爬出这个范围,它们就能抖抖翅膀重新一飞冲天。

     一条青黑色的角虫手砰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扬起了一片沙尘。从这根角虫手的伤口上流下有着淡淡杏仁香气的黑色血液。这根角虫手就是开始,接二连三的有角虫手坠落在地。原来四对八的战局,渐渐变成了四对四,四对二,四对一。

     地面猛然震动起来,白锐没踩稳,一屁股坐在了二太脑袋上。原本就因为角虫手和宝宝们的战斗变得处处陷坑的地面,整个从下翻了起来,一个,一根,一团?总之就是如同无数老树根纠缠在一起的东西,从地面下冒了出来。盘丝和拔丝紧跟着它从那个洞里出来,在它们身后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蛇与蜘蛛。

     与这团东西连接在一起的最粗壮的八根角虫手已经断裂了,但还有更多的次一等的,或者更细的角虫手伸展向四面八方。

     蝎子们对付着坦亚,它们的长尾巴抬起来一扎就能够掀开一个坦亚的天灵盖,当然还有只熊掌无敌的滚滚。其它宝宝们一致对付那一大团。

     看起来,白锐的身边好像除了两只巨蛙外,就只剩下那些孱弱的蝴蝶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就像是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当白锐从二太的脑袋上坐起来,一片黑影忽然从他背后疾扑而下!竟然是曾经在路上遇到的,那些黑色的蝗虫人。

     但白锐看都没看他们,兀自跳起了自己的祭舞。它们扑到一半,忽然就直挺挺的坠落在了地上,动都不动一下了。更多的蝗虫人紧跟着扑下,可也只落得和同伴相同的下场。尸体越积越多,突然一只蝗虫人的眼睛越来越干瘪,最终眼眶里只剩下了一个黑黑的空洞,一只紫色的露珠蚨从里边爬了出来。在它之后,每个死去的蝗虫人的眼眶里都爬出了一只紫色的露珠蚨。

     ——白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家伙跟上来了?原本对方要是藏在暗处还能多活一阵,可既然冒头了,那就别走了!

     白锐继续吹奏着蛊笛,蛊虫狂暴的笛曲中,不知不觉融入了白锐此时的心境。

     复仇之心!灭亡之心!杀戮之心!

     涌动的蛊雾仿佛万千暴躁的魂灵,白锐的宝宝们嘶叫着任蛊雾包裹住它们的身体,那让它们本就巨大的体型又增大了一圈。与白锐敌对的,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死亡的,也都能感受到笛声中充满的,以及蛊雾中带来的血腥与疯狂,那让他们颤栗不已。

     “我、我要走了!”绿祖拍打着它的牛角虫坐骑,可是那巨大的虫子趴在地上,动也不动。

     牛角虫并没有被露珠蚨寄生,它是被绿祖从丁点大的时候圈养,驯服的,又通过特殊的手法强化的。原本白锐的笛音只是让它烦躁,但是这次,显然笛音已经动摇到它了。

     咔嚓一声,牛角虫的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虫子哀鸣一声窜了出去,绿祖却被一根红色的东西击中了肚子,惊叫一声摔在了地上。红祖已经是一只彻彻底底的红色蝗虫了,它抬起前肢抓起胸口上的一片曾经属于他自己的烂肉塞进了嘴里,几下咀嚼之后吞咽了下去。

     “还要走吗?”红祖歪头看着绿祖。

     幼儿模样的绿祖捂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的鼻涕眼泪,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但他知道红祖是没有怜悯的。

     “不、不走,我当然要和你战斗到最后。”

     要攻击到伸出角虫手的那一团东西,先得解决铺天盖地的角虫手。即使偶尔攻击到,它看起来和角虫手没什么不同的外壳,却坚硬得白龙的毒牙都无法扎穿。现在,那些角虫手的动作忽然变得迟钝缓慢了,同时中间的一团东西仿佛在呼吸一样收缩了起来。

     宝宝们趁着这个机会扑上去,抓、咬、缠、刺,能用上的法子都用上了,那一团放大、缩小、放大的重复了几次,猛然炸裂开来!那里边出现了……一只超级大的白色龙虾?

     这东西看起来有点囧,战斗力可是一点都不弱,一钳子就夹中了金角,金角凶悍的反身攻击,可眼看着它被夹中的身体开始变形。

     白锐曾经拿金角褪下的外壳做过实验,两人高的石头从五十米高的山上推下来,正中外壳,但是外壳没有丝毫的变形和破损。且火烧冰冻无损,没有任何一种当时大家掌握的工具或者手段可以切割它,最后还是用坦克的大钳子才把它们分成了小块,给筑路队的战士们一人做了一件铠甲。

     褪下来的壳都是这样,金角银角身上的壳只会更加的坚硬。但是现在,这头大龙虾没费多少力气,好像就要把金角夹断了。

     其它宝宝们扑了上去,坦克和战车挥舞着亲自高昂着尾巴,攻击龙虾的另外一边。白龙和小青绕到了后边。盘丝从稍远的地方寻找空隙,拔丝跟着银角攻击夹住金角的钳子,努力把金角救出来。

     坦亚和子蛊们的战斗甚至都慢慢平息了下来,它们分两边远远的退开,看着这些缠斗中的庞然大物。

     在退回来的虫虫中间,少了一个黑白的身影。不过白锐并不担心,有大蜂子跟着滚滚妈,他知道它去了哪。反而是巨兽们的战场,看起来虫多势众的白锐这边,反而处于劣势。

     轰隆两声,金角和小青先后飞出来,落在地上,金角断掉了四分之一,自打跟着白锐以来,它是头一次受了这么重的伤。小青身上多了一条大口子,口子周围的鳞片都翻起来了,疼得它在地上滚了两滚才爬起来冲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