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东方家的威势
    “今世,我要许你无人可欺!”林一脑海中浮现了楚离陌的模样,但他刚念及此处,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一男一女,这两人表情十分温柔,“爸?妈?”这是林一这一世的父母,林一前世没有父母,这一世,他决定和这父母接触接触。

     “咦?”林一脑海中的三个人影慢慢消失了,但林一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什么,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转天,清晨,林一端坐在这破屋之中盘腿修炼,当他刚刚修行完一周天之后,就听见了急促地敲门声,“楚爷找您,您醒了吗?”林一闻言拉开破门,入目是一个瘦小的家伙,“您身体好了吗?楚爷找您……”昨天在林一昏倒之后,大夫来检查了一遍,说他的身体已经没事了,所以今天就又有人来找他了。

     林一点点头,瘦马奴率先带路,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因为瘦马奴不知道林一的来路,和他也不熟,所以基本上都是说一半留一半,但林一也听明白了大概的情况。

     东方家,那可真的是如雷贯耳,在这一亩三分地,就算是当朝首府也要给东方家几分薄面。

     锦绣真的没想到救自己的小姑娘会是东方家的子弟,虽说楚离陌的父亲在东方家不好过,但楚离陌母亲可是相当受宠的。

     瘦马奴再前引路,大约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林一才看见一处府邸,这处府邸以水而建,出门便直面微波浩渺的湖水,按照林一前世,这府邸绝对是天价,但在这里,并不是以水而建就好,而是离城中心越近越好,这里哪怕风景再好也只能算是中档,终究只是离东方家的马场近而已,离东方家府邸的距离可不近。

     走了这么一段路,瘦马奴都有些喘着粗气了,而林一脸不红气不喘的,扫了眼门匾,“东方家楚府”。

     瘦马奴见林一打量门匾,便开口说了一句,“这是家主给楚爷安排的住处……”瘦马奴话到这里都算说完了,这个住处气派归气派,但远离东方家核心,这话,瘦马奴怎么也不会说给林一听的,“咱们给快走几步,家主一会可能过来,听完楚爷的训示,咱还给快点回去,家主不喜欢楚府有外人……”

     林一点点头,跟在瘦马奴后面,加快了脚步。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客厅前,瘦马奴恭站在门口,等候主子呼唤,林一则打量着里面的客厅,这客厅装扮的颇为淡雅,精致的大青花瓷瓶,檀木打造的名贵桌椅,墙壁上挂着一副苍劲有力的书法横幅,写着,“宁静致远”。

     这四字出自刘安的《淮南子》,诸葛亮的《诫子书》中也有过引用,当然,林一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也是出自淮南子。

     落款是“第二”,林一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名家,但看笔锋已然有了几分神韵。

     林一刚刚打量完毕,就听见一阵清脆稚嫩的女声,“进来吧……”楚离陌的声音。

     林一进了大厅之后,就看见主座上坐着一个身穿长衣,斯文儒雅的中年男子,他就是楚离陌的父亲‘楚千山’!

     楚千山身边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不用问,赫然是楚离陌无疑了,楚离陌对着林一做了个鬼脸,举起拳头晃了晃,像是在警告之前林一的无理之举。

     楚千山坐在上首,居高临下地看着林一,林一站在下首,气势无形中就弱了一些,但林一是何等人物?区区凡人想凭气势让自己下跪吗?

     “噗通……”瘦马奴也不知道是受不了这个气势,还是他们的规矩不是鞠躬是跪拜,总之,瘦马奴一下跪了下去,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可和楚离陌这大小姐不一样,楚离陌看着自己父亲和林一大眼对小眼很是稀奇,但瘦马奴却是恐惧,怕楚爷看林一不敬,一怒之下可能牵连了自己。

     虽然向来传楚爷脾气不错,但毕竟是爷,杀个马奴解气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瘦马奴急忙给楚千山请安,楚千山嗯了一声,瘦马奴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林一的袖子。

     林一一皱眉,但还是站了出来,对着楚千山一拱手,多谢楚家主和楚小姐的救命之恩……”毕竟是救命恩人,林一还是很感激的,但想要自己下跪,那可是门都没有。

     楚千山再东方家备受排挤是因为他出身平民,更是娶走了当时东方家家主的掌上明珠,这让楚千山十分不受待见,哪怕楚千山现在的商会富可敌国,哪怕他现在拥有万千商业,哪怕是地位比一郡总督都要高上几分,在东方家依然不算什么,但就算如此,没有人可以小觑楚千山,虽然有东方家的名头,但从没有动用过东方家的力量,他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见林一行礼,楚千山微微额首,看向林一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自己虽然不露锋芒,韬光隐晦,但自己的气势又岂是一个孩子可以无视的?别说自家奴仆了,哪怕是一方县丞,看见自己也给弱上几分。

     “林一?苏县林家的子弟?”楚千山这是明知故问,他怎么会允许自己女儿那么长时间照顾一个不知身份的人呢?他在答应女人救人之时就派人调查了,也是因为林一的身份没可疑,要不然楚千山早就让他“病死了”。

     “林一,你冲动了……”林一默然不语,楚千山摇了摇头,“强抢民女是重罪,但明知是重罪还敢敢强抢民女的人,这种人,你觉得是你能管的吗?”楚千山见林一不说话,但目光却直视着楚千山,似乎没有躲闪之意,楚千山叹了口气,“在一亩三分地,我还好,但出了这块地,有些事,连我都管不了,你又能如何?”楚千山说的是好话也是好意,但林一听不进去,孙猴子看不惯玉帝都敢给天捅个窟窿,自己看不惯一个花花公子,还需要考虑那么多吗?当然,林一承认,之前的林一错了,因为他管了不该管的事,至于自己,对自己来说有不该管的事吗?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