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谋划
    “这婚事,还是莫提的好”摇篮自语道,似乎好像来和自己提亲亦或者是被来提亲的人,最近几年都没什么好事呐,这柳二少爷估计也讨不了好,想到这便是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

     脚下的步子也有些轻快,想起刚刚祖母那般,可摇婶却未见急,看来也是“老毛病了”,摇篮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晕了,便打算回头熬上粥补补午休,估计那时候祖母也愿意见自己了;

     “小姐,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嫁给那柳家公子”

     摇篮打了一半的哈欠就被摇宝给拍没了,“你怎么了”,摇篮努力睁大眼睛,实际上脑子还是有些糊涂;

     摇宝的裙摆上粘着点点红,要不是这衣服有些暗色,看起来倒是还挺有点睛之意;

     “小姐,我和你说,那柳家少爷可不是个好人”摇宝摇头晃脑的学着那两人的对话,倒是一字不落,停在正主身上也是神情十分;

     摇篮放下手中扇风的蒲扇,把那下去的哈欠打了个完整,这才眯着眼道“你小姐我暂时不会嫁人了,你过来”

     “啊,小姐,这样,你,会不会不好。万一以后你嫁不出去,老夫人那”摇宝听完自己小姐的吩咐倒想把剩下的那点辣椒粉往自己脸上倒,整个脸苦的都不行,自家小姐这是怎么了,要是背上“克夫”之名,以后哪里还有人来提亲,估计就是把刀架在被人的脖子上怕是也不愿意了;

     “这可不是头回了,就这样去,,这古北镇也没什么好人家了,”摇篮满不在乎的说,这一举两得的好事,哪里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是,小姐”摇宝听到自家小姐的话,心里也觉得甚是赞同,虽说自己从小是在古北长大,可当初自家遇难时却没见那些人来伸手,自此对这地方也就没有以前那般好感了;

     这小丫头,摇篮有些好笑的看着刚刚还坚持己见的摇宝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自己的话出去了,想来不一会这古北镇的人都知道摇家小姐的风流韵事,以后怕也是不敢再上门来了;

     “夫人,这小姐眼看就满十八了,”摇婶捏着被角对着靠着床头,穿着对襟马甲的摇家老夫人低语道;

     “唉”床头传来一声长叹,语气里有道不完的幸楚,她何尝不知道摇篮还有三月就满十八了,只是这丫头自从遭受了那般变故,摇家也不复从前,现在去找那般合适的人可是不容易;

     “小鹤,你说,是不是这古北,摇家已没有立足之地了”摇老夫人叹着气道,神情虽有些疲累,倒是不像刚病倒的人;

     摇婶听到夫人叫自己曾时的闺名,知道夫人是想起来以往,便不由放轻了声安慰道“小姐自是有福气的,只不过,夫人可记得摇家虽扎根于此,却并不是发家于此啊”

     “你说得对,可这是摇家的根啊”摇老夫人一声长叹,闭眼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摇婶到底是跟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的人,知道这会功夫老夫人是不兴打扰的,便又撵了撵被角,转身出去了;

     摇篮手里提着刚熬好的粥,正碰上摇婶关门出来,就不由放轻了声音,“摇婶,祖母可好些了?”

     摇婶正在想刚刚老夫人问话的缘故,倒是没有注意到摇篮已经在旁边站了一会,这会儿见摇篮拿着篮子,还能闻到香味,便是想到小姐的来意;

     脸上的的笑也就收不住的往外放,“夫人刚躺下,小姐随老婶子来这边吧”

     因着摇婶在摇家的身份特殊,既是老夫人年轻时的贴身丫鬟,却也是老夫人的诊治大夫,一身医术了得,所以摇篮自小就跟在摇婶后边称呼一声婶娘;

     饶是重礼数的摇老夫人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

     “嗯”摇篮乖巧的跟在后边,心里琢磨着这次祖母到底是什么想法,因着自己年纪有些大了,亲事也着不得急,不过这会儿功夫外面估计也传遍了,想到此,摇篮也就稳了稳心神;

     “摇婶,可是祖母的身子有什么问题吗?”摇篮按例问道;

     “小姐可还是在怪夫人?”摇婶见摇篮若有所思的神情,左脸下的疤痕连着皱在一起,心里也就多了几分怜惜;

     “没有,摇婶,祖母待我如何摇篮自是清楚的,当年祖母也是为了救我”摇篮知道自己让摇婶担心了,嘴角便是甜甜一笑,不让这老人家还为自己操心,毕竟祖母的病就已经让这半个师傅操碎了心;

     摇篮从小就跟在摇婶后边学医,因规矩原因未正式拜师,可摇婶倒是没有藏私,把自身所学全都教与了摇篮;

     “是啊,小姐自是感恩了,只是小姐这脸上的疤痕已经好了七八分为何又如此?”摇婶靠近了看也没发现异常,按理来说按照自己的配方这疤痕应是消了去的,只不过摇篮体质有些特殊罢了;

     “这已经淡了许多,不细看都是看不清了,外人不知罢了,摇婶难道也不知吗”摇篮吐了吐舌头,这才有几分姑娘的娇俏;

     “哎哎,知道,知道,”说了一会子话,摇婶也是领了摇篮的这份心意,原本想说的话也冷静了下来,想着老夫人必是有了打算,到时候再说吧,“小姐,老夫人估计应该是起来了,我就先过去了”

     “嗯,劳烦替我问安”摇篮把手上的篮子递给摇婶,乖巧的应道;

     “小姐的心意老夫人自是知道的”摇婶笑着回头应道;

     摇篮不知道祖母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只知道这些年来祖母同自己说的话甚是少,虽说知道是怕引了自己体内的药,可是这般如此却也让摇篮对这祖母只有敬重,却是少了几分亲近;

     罢了,还是看看摇宝那丫头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吧;只见摇篮回去房间后,却是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出来,却是不见摇篮的身影;

     街上熙熙囔囔,小贩呼来喝去,好生热闹,小丫鬟从摇家后门出来之后便是往着菜市去,途中经过的人无一不是在聊摇家之女被退婚的事情,听到越多的人谈论,小丫鬟的嘴角也就裂的越开,看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捡到什么宝贝了一般;

     摇宝办完事回到摇家的时候心里虚的很,先是回了自己的房间喘了一会儿大气,就在房间里对着虚空捧手,“菩萨保佑,小姐以后一定要嫁出去啊,嫁出去啊”,虔诚的样子要是有菩萨经过的话定会停下来多瞧上几眼;

     小丫鬟出去逛了一圈很是满意便又回到了摇家,摇家只有一个管家且身兼数职,后门自是没有人看管,所以进去很是方便;

     小丫鬟去到摇篮的房间像是在汇报什么,可不见一会摇篮出来了却是不见进去的小丫鬟,旁人要是见到还以为摇家小姐在房里藏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