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退亲
    “元兄这话就有失偏颇了,柳兄的腿过些日子便好了,那摇家之女的容貌过些日子可不会如倾城般,还是不要为难柳兄了”摇着扇头的少年道;

     元喜听到这少年的话只是笑笑,并不接话,自己不过是引个话头,瞧着柳二少爷的神色,这倾城是柳二少爷的心上人,这无脑之人才会和摇家无颜女相比一二。

     “我不会娶那无颜女,我柳二少爷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不过是一个酸败之家,而且还是个不幸之人,怎可能进我柳家之门”柳二少爷有些气恼,这摇家女居然敢胁迫自家娶妻,还还害的自己当众出丑,脸一下就爆红,配上少年人的白皙,倒是有几分羞涩之感,不过那话里头的恨意,倒是让众人一惊,纷纷都停下手上的酒,不敢多言;

     柳二少爷是家中的幺子,从来没受过委屈,在外面也行事也是毫不收敛,这说话声之大,惹得旁人都驻足观看;

     元喜瞧着今天这阵势,心道一声完了,好戏看不成,说不定还要受这柳二少爷的牵连,回头那老爷子可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只得让手下人把这没脑子的柳二少爷送了回去,又一一像各位同窗请罪,顺便让人好好教训了一下那乱引火的扇子兄;

     这柳家二少爷放出话来死活都不愿意娶摇家大小姐为妻,端是一番好气节,原是心中有所属,不敢委屈摇家女为小,要知道摇家可是古北的老家族,向来是有些声望的,不过也是向来罢了;

     “你们听说了没有,那摇家大小姐要赶着给人做小呢?”

     “是啊,听说还是给柳二少爷呢?”

     摇宝拎着菜篮子走在路上,就听到路边的书摊站满了人,原想是今日又有什么好故事要讲,正好听了回去可以给小姐解乏,便急急的往里面冲,这说书先生摆摊全凭喜好,可不能错过,“麻烦让下,让下”;

     说的正在兴头上的人见旁边挤进来一个小丫头,便也不在意,往旁边挪了挪,可嘴里的话头却是没落下;

     “对啊,那柳二少爷生的倒是俊俏,难怪那摇家小姐喜欢?”

     那人身边的人挤眉弄眼的应道“是啊,要不,怎么能赶上给人做小呢;”

     摇家?做小?这古北镇风气向来是不错的,就算是大富之家也极少有人家纳妾的,真要是喜欢的话就直接收做二房,更不用说寻常人家了,这两人说的摇家是哪个摇家?

     摇宝好不容易接受自家小姐要嫁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回听到别人说起婚嫁之事,便是把耳朵往高了竖;

     “可惜了,当年那摇家也是盛世之家,”起话之人不知想到了什么,颇有些感慨到:

     “这有什么,现在的摇家不过是小户之家,能攀上柳家不知道是有什么打算呢”

     摇宝听到这里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里当即就火起来,想着又不能盯着摇家的名头在外面惹事,便把篮子往地上一丢,把盖着篮子的布往脸上一绑,低着头把刚刚买的辣椒粉往那两人的方向一洒;

     摇家议事厅,摇篮看向主位上不断咳嗽的祖母,心里有些心疼,可是步子却不能往前迈,往日里祖母只要一看到自己的脸便会流泪自责,因此,摇篮这两年在祖母面前露脸的时机便少了许多,今日因着婚事来了议事厅,倒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虽是意料之中,却是来的有些早了;

     “祖母,好些了么?”摇篮低头思索着,不过是霎那间便已经想通了這回婚事已经是完了,“您当心些身子,”

     主位上并未停止咳嗽声,摇篮止住心里头的慌乱,看着摇婶忙着安抚祖母,给祖母定神施阵,看来家里的药怕是没有了;

     摇篮对着主位轻轻一弯,便退身了出来,

     摇管家早就在外头候着,只是因着摇老太太身体的原因不敢进去打扰,这会儿见摇篮出来,便也是忘了行李,把门口的事情快速的说了一遍;

     “小姐,您看这可怎么办,这柳家也欺人太甚了,居然敢这般对小姐您,想当年那柳家可不是靠着摇家才起来的吗,如今把那信物骗了过去,这柳家老爷可是真”

     摇篮原本听着这摇老的话没走心,眼见这话越说越远,门口那伸长的脖子可不该听到这么多,

     “摇管家”

     “是,小姐”摇老见自家小姐这般正喊自己,心头不由一跳,知道自己越了轨,那柳家老爷是乡绅之人,不是自己能编排的,心里头也暗暗毁了头,还好小姐喊了自己一声,这要是传了出去,横竖是自己的不是了。

     “你去把东西还给人家,这婚事不结了”摇篮有些冷漠的看着那探头探尾的小厮,自家人口少,连个看人的人都没有,摇篮想着祖母要的药,还有家里的现银,想着是不是去街上再捞一两个像摇宝那样的丫鬟小厮来家里;

     “可是小姐,老夫人那”摇管家心头跳得更快了,这柳家虽不是世家,可也是古北镇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啊,小姐要是进了柳家,也算是有了盼头起势。

     “摇老,您是要我去给人做小吗”摇篮眼睑微含,面无表情道;

     “老头不敢,小姐您怎么能这般埋汰自己”摇管家没有子女,对待摇篮就像是自家的孩子,有些话明知不该说但就是控制不了,“小姐,您放心,只要那柳家欠咱们家一日,那柳家夫人的正位必定是摇家的”

     摇篮原以为自己那般说能吓吓这整天忙的脚不沾地的摇老,哪里知道会是这般效果,

     摇管家信誓旦旦说道“小姐,那柳二少爷不敢不停柳老爷的话,外头的那些流言都是假的,您不必当真”

     “摇老,您也知道,那柳家二少爷不上道,难不成您希望我以后的夫君一无所长吗,人言可畏,咱们摇家是世家,怎么能这般将就了,祖母刚刚因我的事情已经被气倒了,柳家这般行事怎能成为摇家的乘龙快婿,摇老,您是摇家之人,自然知道摇家的规矩,这婚事就劳烦您老去柳家退了吧,那柳家,我是不会去了,您要是不去退,那我便亲自去好了,”没给摇老反应的机会,摇篮就开始往外走;

     摇管家见自家小姐话都说到这份上,知道这柳家这回是没有指望了,心里头只觉得有些可惜,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小姐,我去便是,您回去吧,回去吧”

     “那便有劳了”摇篮退回后院议事厅,看着摇老一步三回头的往门口走去,心里只觉得暖心,那柳家公子,摇篮见都未曾见过,哪里会有半分喜欢,乘着这档口退了倒是省了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