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宿命,轮回
    海风吹走满心的乡愁和疲倦,伴随着悠然涛声,直教人神清气爽。而这里的海景,也好似大丈夫的心胸般辽阔。便是物产丰富且宜居的珍海。

     不过,珍海受地域的影响,发展早已陷入瓶颈,尚不能给他带来理想的际遇。他深知自己的前途暂不在此,只当顺路过来吐纳久违的清新。

     借着海浪翻打起的惊涛,以铭记内心汹涌澎湃之豪情。

     趁傍晚来临,夕阳无限妩媚,再多看几眼南国无双的美景吧。两三天以后,自己就得混入工厂、辛劳吃苦了。

     在珍海休整了一天,再过几个钟头,离开海滩,可转乘公交去高铁站。最终的目的地会是深鹏市的工业区。他定好了前往深鹏市的车票,更确切的目标是深鹏市奔腾电子元件有限公司。

     ——上一世他就对那家名不见经传的“奔腾电源”有了很深的了解。若非如此,他不会贸然离家千里,跑去应聘当个小小的装卸员。

     ……

     对于一个经历过生死之劫,看破过人生,而又重新满怀踌躇的年轻人来说,看海无疑是一种最高层次的精神享受。

     王子乾重生回到了五年前。在重生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京城南下粤省来寻找机遇。因为喜欢看海,怀着一份极为特殊的情怀,他暂时的落脚点

     和前世一样,王子乾仍旧是HB巨富王鼎丰家的二公子。王家三兄弟里,就属他最为浪漫,也最富理想主义情怀。

     按理,他能够继承的家产市值在一百多亿元人民币以上。

     但和前世不同,他从美国留学归来,没有选择去父亲的公司报道,更不再打算和年长自己十一岁的大哥争夺全额家产。这一次,他只发誓要白手起家,靠自己的智慧和格局,去创一番造福于时代的事业。

     为此,他和父亲打了个难以置信的赌。赌自己在三年之内,可以从一无所有,做到身家上亿。如果赌约实现,则昔日定下的、与京城高官女儿的婚约将全全作废。如果输了,则不得不娶那个自私自利、毫无情操的贱人。

     上一世的记忆告诉他,“不幸娶个白富美,你生生世世都后悔”。

     前世,最不堪回首,莫过于政治婚姻。

     作为超级富二代的王子乾,上一世就不可能吃什么亏,唯一吃过的大亏,就是娶了一个坑便天下无敌手的贱人老婆。那位极品,祖辈是马上定天下的高官,玩政治有一手,但人品未必好,外貌的遗传基因也非常有限,靠整容才勉强能够同房。最难忍受的,则是那个女人的虚伪与放浪。

     要知道,老婆和兄长的奸情,才是导致自己重生的根本原因。和大哥争夺家产关键时刻居然被老婆出卖。输了集团的控股权不说,那俩人奸情败露后居然对自己痛下杀手。他几乎惨死在了自己的花园。

     索性,如梦方醒,一切又都从头来过。

     总结上一世富二代生涯的诸多遗憾,他最大的感慨则莫过于:“人生啊,就是得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实力从无到有地奋斗,那该有多好?”

     说到就去做。王子乾扔下家族给予他的一切福利,穿着管家找来的旧衣服、旧鞋,背着个破包就上了南下的火车。这么看来,在不公开身份的前提下,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将会存在很多疑点。

     王子乾相貌不凡,双眸凝神,鼻梁高挺,下巴尖俏,怎么看都是帅到没朋友的类型。虽然只有一米七五的个头,但穿衣搭配出来,怎么也得俊朗有型才对。奈何他如今这身打扮,简直是……

     发黄的旧汗衫,膝盖破了洞的水蓝色牛仔裤,外加一双掉色的、几乎连标志都没有的板鞋,身上还背着一个拉链掉了环的的运动包。这派头,简直刻板得有些寒酸了。

     而那破背包里头除去换洗的衣物和牙刷毛巾,所剩的就只有一块古董级手机的充电器——尼玛,就算是重生回到了2012年,这也没必要使用“诺基亚1010”吧?他还真是低调低调再低调,穷酸之至,无不向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先驱们看齐。

     好在珍海不似京城或者SH也不存在势利到骨子里的俗人,对他的形象品头论足。他坦坦荡荡,蹲坐在海边,优哉游哉,哼着粤语金曲的旋律,深感时光如此之惬意。附近的游人也各玩各的,互不干扰。

     海风继续悠悠地吹,用手去饶细腻的海沙,就仿佛时光正从自己的指尖慢悠悠地流逝。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抹清丽绝色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倒在了他身边。事发突然,随意一看,居然还是是个五官精致细腻、辨识度极高的纯天然美女。

     所谓天然美女,看下巴、再看她的眉骨,再再看她五官之间的比例,辨识度会很高,必然会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天然的美,是青涩而和谐的。

     这长发别在胸前的美丽姑娘,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此时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沮丧或者心酸地抽泣着。她从哪来,没人知道,为何抽泣,同样也是个迷。她就像是凭空出现似的,一点征兆都没有。

     按前世的个性,王子乾绝对不会贸然搭理任何美女。他自小就对漂亮女人怀有抵触。他更乎事业和名誉。所以,年少轻狂也曾错过很多原本美好的姻缘。

     可眼下已经重生,心想,一切都应该做出改变吧。

     他犹豫了几秒,还是上前搭讪了一句。那表情很晴朗,语气也非常柔和,内心则习惯地保持着平静。“嗯?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摔伤?”

     “啊?”姑娘抬头回望了他一眼。感觉还好,毕竟颜值高啊。这一瞬间的对视,竟让姑娘莫名倾心而感动。眼下,离姑娘最近的人只有王子乾,其余游客的反应都显得很是冷漠。

     她解释说,自己先前沮丧而摔倒到在海滩边上,是因为第一次穿高跟鞋,很不习惯。然后又很大方地求助于王子乾:“我……我还好啦。但是我钱包手机和车钥匙都被人偷了。我……我是很着急啦!但是……哎呀!那个,靓仔你能不能借我手机打个电话呢?”

     王子乾凭借自己丰富的心理学知识,能够读懂姑娘的肢体语言。他下意识地观察着姑娘的一举一动。那就和对方说得一样,姑娘气愤而又紧张的神情,绝对不是说谎。

     于是,他嗅着曼妙的体香,惬意着,很平静地点头。与此同时,他又变戏法似地,从破包里变出了一块绣有紫色玫瑰的真丝手绢,用来包裹小巧的手机,再然后把它从容地放入姑娘手心。

     “眼泪沾脸上会很不舒服。擦擦。”

     “哦哦哦。可你这个……这个?额。好吧。我想我知道怎么试了,总之,非常感谢!”

     “……”

     其实,也没什么好尴尬。那“惊天骇世”的“古董神器”已经交到姑娘手中,之前和姑娘说话时他一直正视着对方的眼睛。两双清澈蔚蓝的眼眸很来电。

     发式独特的美丽姑娘顾不着再对王子乾的手机感到莫名其妙,而只管给远在深鹏市的家人通电。

     在电话里,姑娘说得很清楚。她独自开车来珍海市游玩,在离开酒店去吃海鲜的时候,急着上洗手间。索性LV的提包放在洗漱台,却很快就被人拿走。

     “哎呀!怪我洁癖,怎么都应该包不离身的,哎!爸,你快来接我吧,快点啦!”

     电话挂断后,姑娘的心绪略微缓和。身份证贴在紧身牛仔裤的裤兜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就算是弄丢了价值数万元的包包,也顶多一个人跑来海边上发牢骚。若自己找不到,下次再每一个就是。包里的卡,都是需要指纹验证才能用的。

     按她大小姐的脾气,是绝不会开口向人求助的。对于她来说,从小到大,他缺的不是钱,而是陪伴。所以,帮她解围的王子乾给了她某种特殊的抚慰。

     她无不害羞地偷瞟了一眼王子乾的脸蛋。而他那非常认真而严肃的眼神就像一柄解锁心灵的钥匙,直插入姑娘的心坎。这使她羞羞怯怯地低下头去,心想:“本小姐这是有多少年没一个人出门啦,用不用这么倒霉啊?还好有这个帅哥帮我解围。不过,他也真够奇葩的。”

     “嗯,我想,我可以帮你找找,我是说你的包。”

     “啊?你是说……”自然,姑娘对他说的话感到非常惊喜。

     这时候,王子乾主动询问起丢包的具体细节,姑娘也就毫不含糊,把她大半天的行程都说了个遍。

     姑娘的家境富裕,却并无一个人行走社会的经验。她刚满18岁,想着一个溜出门来看海,身上没带多少现金,一下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坏的打算是让民警送她回家,最渴望的奇迹是遇上好心人帮她夺回包包。

     她说话时傻白甜的语气和满不在乎的天真表情,像极了一位去到远方而再也回不来的少女。王子乾或许是把她当做了另一个人,所以看在缘分的份上,一把拉起了软趴在沙滩上的姑娘。

     “既然你第一时间已经报了警。警察这会应该就会赶来现场。你应该赶快回去。”

     “啊?没关系啦。我爸应该会来接我。这海景还不错哦。”

     “不。要是我猜的没错,你的手机里应该有很多私密的照片。就算是最新的iPhone,也存在着程序被破的可能。隐私是很重要的东西。赶紧回去看看。”

     “哦。那你觉得……可能拿回了吗?警察好像都很废柴诶。”

     “或许,我能帮你。你是不是刚从荷香酒店出来,嗯?”

     “哇塞!你好像什么都……你怎么知道的?”

     “你赶快回酒店,到时再告诉你。”

     说完,两人上了岸,正好看到单独一辆警车优哉游哉地停靠在门前。

     一中年民警和这两个年轻男女碰面,不免对漂亮女子身边寒酸的男友感到匪夷所思。王子乾倒并无自卑的想法,反而比谁都自信。

     一行人来到了酒店高层的监控室。监控视频上显示,拿走包包的是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女孩。在拿走包包后,女孩往海滩附近的公路逃跑。民警随后又调动路政监控,追踪女孩到了附近的小巷。在画面消失前,小女孩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交头接耳。线索到此才算彻底结束。

     “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不过,先得回警局立案。”

     “那要多久时间呢?警察同志,可我就要回家了。我家在深鹏呢!”

     “那不关我们的事。一切都得走程序,就算是省长的女儿丢了手机,也不能例外。”

     “这样啊?可是……”姑娘不自觉地叹气,然后咧嘴吐舌,很是失望地瞥对着托腮凝神的王子乾。

     按理说,警察到了现场,就不关他什么事了。可这个警察办事的效率比小学少先队还低。一会说是要先填挂失申请,等两天后再来立案,一会又说正在派交警追踪到了小巷,今天未必有结果。真正关乎于案件于本质的线索,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生性敏感且心思细腻的王子乾扯了扯姑娘的食指,反倒是他,颇为镇定地说道:“别急。我这就给你把包要回来。等着。”

     说完,他把自己的破背包仍在一旁,踮起脚打飞跑,往酒店的后勤部跑去。酒店的经理和姑娘紧随其后,警察也赶去凑热闹。

     正在后勤部歇息的,有一位HN常德来的保洁大妈很嫌疑。因为,她穿金戴银,富态十足。而其余都是四十多岁的珍海本地渔民,皮肤黝黑,朴素一眼即现。

     王子乾喘着粗气,赶忙指着常德大妈,判定道:“不用说了。她最有嫌疑。我肯定这个酒店一定经常丢失东西。而作案的人员,十有八九是内部人员。就她了。”

     说话时,他脑海飞速闪过了小女孩逃跑前的动作,以及出现在视频里,酒店工作人员的反应。这个后勤大妈三次穿过大堂往返于厕所和餐厅。王子乾凭预感可以想当然地得出结论。

     这时,直面后勤大妈的表情,更能够肯定出事情的真伪。

     “你胡说莫子啰?马勒戈壁!丢了东西跟我有莫子关系啰?有病啊你?小畜生!”

     “呵。把后勤主管叫来一问就清楚。如果偷东西的女孩经常出现,酒店里的人肯定有印象。以前这里丢过哪些东西,都有档案。说不定都和你有关。画面里的女孩是你的亲人,对不对?”王子乾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眼神,补充道:“警察同志,赶紧去查吧。”

     “额。靓仔,你怎么肯定和这个大妈有关?别弄出误会啦,那很糗的。我已经很烦的啦。”

     姑娘疑惑而又满怀期待地望着王子乾的侧脸,她不自觉地对他感到一丝崇拜。只等他给予自己一个最踏实的回复。而还不等王子乾开口,那常德大妈就发狂地叫嚣起来。

     这年头,犯了罪的比警察还嘚瑟。居然还敢跟警察同志对骂。王子乾示意,叫来主管,一切就会水落石出。

     民警像模像样地听询他的推理,酒店的后勤主管及时出现。一番对峙,所有推理都成事实。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那个犯罪的破胖女人,其余人都情不自禁向王子乾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被抓破真相的常德大妈,整个人丢了魂似地,哪敢再乱吵?

     王子乾趁热打铁,走上前去,很冷地威胁道:“要是主动还包,顶多开除你。否则,你是要坐牢的。那女孩要是你的孙女,你肯定要判刑。定什么罪?定嗦使未成年人犯法罪。哼!”

     说完,一切似乎都将告一段落。大妈赶紧带着哭腔把包包召回。来还包的是画面中的五十岁的老头。据说,小女孩是他们的孙女。而无论他们还没还包,去判处所接受调查是肯定的。

     包包物归原主,什么都没有丢。iPhone4s和保时捷911的钥匙都在。漂亮姑娘因矜持而未曾表露出更多的欣喜与感激,但对于王子乾的崇拜,已经很深很深了。

     “靓仔。酷毙了你。你是国际刑警微服私访吧?”

     “助人为乐,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就这样吧。再见。”

     “中国好市民啊你。喂喂喂!那你得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我住的是荷香大酒店?”

     “离海滩最近的就是荷香大酒店,我刚才也是反问你。你下次在来珍海市,住香格里拉酒店,那里的海鲜非常鲜美。时候不早,再见。”

     “喂喂喂。靓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马小艺,那你……喂!你微信是,喂……”

     没来得及更深度地了解王子乾的身份,只怪他看到了iPhone7上显示的时间,好像很着急。

     赶忙拿上行李,就跑出门去拦的士。他得在半小时之内赶去高铁站,只希望能够在晚上九点钟之前到达深圳。那是因为他预定的酒店只在九点钟之前打折。

     其实自称叫马小艺的姑娘晚上也得赶回深鹏市。换做任何一个荷尔蒙充沛的年轻男士,肯定都会选择搭便车的。看来这小子未必动过什么非分之想。

     他纯粹是见义勇为、遵循自己内心所理解的侠义风范。做好事,不留名,境界才最高。

     穿普拉达、开保时捷的美女很遗憾。她下意识追到酒店门前,却只能再多看一眼他的背影。她脸蛋红红地,微笑着。手里紧握玫紫色手绢,心里念道:

     “靓仔,你该不会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吧?你怎么不在待会呢?如果以后我再遇到什么麻烦,你还会出现对吧?哎!对什么对呀!烦死了哼!我还真是个白痴。白痴白痴白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