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花吻式疗法
    呜。。。

     汐无力的倒了下去。

     果然在这种状态下还是安安心心的躺下做咸鱼最好。

     汐不过是坐起来十几分钟,身体就已发出痛苦的呐喊,腰部传来一阵阵酸麻的感觉,腿部也开始像针刺一样的疼,大脑开始发晕,看来是休息的不够这娇弱的身体又开始罢工了呢,汐的眼睛呈现转着的蚊香状态,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又躺倒在了床上

     夏看着瘫倒在床上的汐,不由得一阵心疼,刚刚才发誓说要守护好汐,然而接下来却只能看着这样子的汐却无能为力,夏开始疯狂搜索着记忆中有着什么能够缓解现在这种情况的办法,按摩,自己不会,针灸什么的更别提了,何况自己也不想在这么完美的躯体上留下一丁点伤痕,魔法呢?自己并不会那种治愈系的魔法呢。。。那么还剩下什么呢。。。

     看着眼前小脸煞白的汐,夏的内心开始焦急起来,只有一份心意是确定的,那就是自己想为她做些什么的这份心意,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怯懦,胆小又无能的自己了,现在的自己,一定有办法能够帮助到她!

     夏如此坚信着

     那么就只剩下那一种办法了吧!

     夏想到了以前在母亲房间里看到的一册书,在书上记载着一个故事,大体上讲的是如何转移疾病什么的,虽说过程不是很详细,但这神奇程度也让当时的自己好一阵惊叹,不知道疼痛算不算疾病,但这种情况下果然还是先试试好了!

     夏犹豫着,但还是下定了决心。

     记得第一步是先靠近病人的脸来着。。

     夏的双手撑着汐身旁的两边床沿,一只修长的腿放在床上,向着汐接近着。

     眼前的是汐病弱的模样,不均匀的呼吸以及痛苦的面容更坚定了夏这样子做的决心。

     果然是太可爱了!

     就算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夏还是发出了感叹,即使远远的看着就已经很完美了,但靠近了看更显得细节处的细致,尤其是处于虚弱状态下的汐,平时在外人面前稍微有些紧张的面容也完全松弛下来,看起来更让人增添了一丝保护欲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夏摇了摇头,将这些害羞的想法甩了出去。

     第二步好像是,好像是。。

     夏的脸绯红,记得下一步好像是要进行粘膜的接触来着。。。

     当时年纪小的夏并不知道粘膜接触是什么,但现在长大了的夏在现在这种状况下已经很显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明明是人家的初吻来着。。。

     夏犹豫着,虽然做好了觉悟,但到了真正施行的时候,果然一般人都会犹豫的对吧?

     不行不行,区区粘膜接触就让我这么动摇,之后的步骤还怎么进行呀!

     脑海中闪过许多不雅画面的夏咬了咬牙,为了汐,现在的夏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于是夏闭上眼,缓缓地,缓缓地向着汐靠近

     闭上眼后,时间好像过了很久。。。

     汐恍惚中好像又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

     “诶,这个味道,嗯,嗯,是夏的!”

     迷迷糊糊的汐虽然还记得不久前才和夏交换过约定,但丧失了平常的判断能力的她果然变得迟钝了很多,就连夏的味道在身旁很当然的一件事也显得十分开心。

     虽说汐只暂时休息了1,2分钟而已,不过在汐的感觉中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一般

     背部稍微使劲,上身就慢慢的挺了起来,汐睁开双眼,刚好看见夏的面容

     诶,怎么会,靠的这么近的。。

     脑袋还没转过圈来,嘴唇上便传来一种,软软的,热热的触感,带着稍微湿润的感觉

     “唔?”

     汐睁大了眼睛,美目中流转着不可思议的光彩,眼前的夏的面容也红的不行,带着急促的气息,嘴上的笨拙可以看出夏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应该是事故!

     汐得出了这个结论

     于是汐想用手轻轻推开夏,但就在这时,嘴中传来不可思议的触感

     夏笨拙的撬开汐的牙关,虽然并没有狠狠地闭上,但来自于女孩子的羞耻心还是给夏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不过这一切对于汐的身体来说都显得不那么重要,在放开了过后,夏的动作就显得很熟练了很多。。。

     记得书上还进行了体液的交换来着。。

     汐呆住了

     这是什么展开?

     前世从未被女孩子吻过的她,这一世在第一天,就被一个只见过仅仅几次面的女孩子给强吻了?

     虽然这个女孩子汐也好感度很高,甚至已经交换了誓约,但突然这变成这样子,汐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汐就这样,放任的让夏自己行动着。。。

     倒不如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让夏自己行动着

     自己无法闭上牙关,毕竟这会伤害到夏

     手上轻轻的推着夏,但不知道为什么夏完全没有理会她,反而动作更加的粗鲁,汐不由得发出了“呜呜”的叫声。

     虽然这样子的感觉也不错?

     汐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想法

     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个想法其实已经是汐的m气正式建立的标志的时候,夏停止了动作。

     夏收回了小舌头,一道晶莹的丝线在两位脸红的不得了的少女间拉开

     夏无知觉的咂了咂嘴巴

     “筱崎同...夏,你,你,你在,你在干...你在干什么。。。”

     汐结结巴巴的问道

     “嗯,其实就是那个,,嗯,就是那个啦!我想让你轻松点来着。。。刚好在书上见过这个办法,,我就想拿出来试试有没有效果。对了对了!汐你感觉到好点了吗?”

     前半部分还说的坑坑洼洼,但到了最后就变的流畅无比

     哈?治疗方法?

     听到这,汐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天下哪来的这样子的治疗方法!!!

     不过汐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嗯,嗯,那个,确实好了很多啦”

     无论是从各种意义上

     特别是混沌的大脑现在变得无比清醒

     “真的?”

     夏将信将疑,再次问道

     “嗯!”

     汐用力的点点头,毕竟现在头不疼了,汐的心情也变得稍微好了一些

     “太好了!没想到无意间见到的方法真的有用呢!真是太好了!”

     夏高兴的跳了起来,不过看这样子,好像还有接下来的内容?

     想到着,汐不由得一凛

     才第一步就这样子,接下来该会是什么啊

     “那个。。。”

     汐弱弱的问道

     “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呢?”

     听到这句话,正在高兴自己终于能为别人派上用场的夏,回过神来,回想起书中的内容,虽然感到很害羞,但还是解释给了汐听

     “嗯,我记得好像接下来是双方坦诚相见来着。。然后,进行肉与肉的接触?然后还要触摸什么突起什么的。。。”

     夏说不下去了。。

     汐也听不下去了

     什么啊这是!

     你确定你不是看的小,黄,书,嘛!

     汐在内心中疯狂吐槽,但一想到接下来要被做的事情,便脑中变得一片空白

     汐她应该不了解这些事情吧?

     毕竟是御庭家的大小姐,据说以前都是在家族内生活的,这些事情家族的人应该不会主动告诉她的才对

     不过大丈夫!就由我来引导她吧!

     坚信着自己是正确的夏,已经忘记这这样子的行为到底是有多么不妥

     何况汐还承认了很有效呢!

     夏再一次给自己打气

     于是这样子想过了后,慢慢的靠近了貌似“还在思考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汐

     伊!

     当夏的影子盖住了光线后,汐总算是回过神来,看着逐渐靠近的夏,汐陷入了大慌乱

     不不不不不

     汐连着说了五个不,小脑袋也拼命的晃动,白色长发又变得乱糟糟的

     “我已经好的差不多啦!这种事情不用的!夏奔波了一天,夏肯定也累了,夏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再躺一会就好了!不用担心我的!”

     看着眼前的少女说着要自己休息的话语,夏的心中升起一丝感动

     汐在为我担心!

     夏的决心更加不可动摇

     为了汐!

     夏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将双手伸向了汐的衣服

     汐大惊失色,连忙用手去抵挡夏,但刚刚抬起来边无力的垂了下去

     这种状态的汐根本不是夏的对手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大事不妙了啊!!

     汐可不想第一天就少女毕业什么的

     急速想着对策

     夏不知道怎么了,变得这么兴奋

     眼前的夏眼中冒着熊熊的火焰!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冷静下来就好了

     夏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衣服了

     该怎么办呢!!!!

     第一颗扣子被,被解开

     第二颗

     第三颗

     气氛逐渐变得暧,昧起来,空气中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息

     汐的白色蕾,丝的肩带已经漏了出来

     在不行动就没有时间了!无论是什么办法

     果然只能这样子了吧!

     汐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就好像是将过去自己的身份完全抛弃一般

     因为是夏,如果是夏的话,那我没有问题的!

     迎着夏的脸,在夏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汐向着夏那粉红的唇,献上了自己作为少女的第一个吻

     自己已经不再是男生了,自己已经做好了觉悟了

     时间好像停止了,空气在此刻凝结

     夏手上动作停了下来

     眼前少女的动作多么笨拙,甚至在吻上的同时还撞到了自己的牙齿

     一股血腥味扩散开来

     这个吻很短暂,短暂的让人来不及回味就已经结束了

     仅仅持续了几秒,汐便分开了,头上冒着蒸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掀开被子钻进了床,只剩下

     银白的发尖还露在外面

     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自己都干了什么害羞的事情啊!!!

     因为温度过高导致的大脑短路看来是好了,夏回想起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捂住了脸也想钻进床里面去

     竟然想对汐,想对汐做出那种事情。。

     夏自己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不,是不愿意回想那时的自己

     唯一夏想保留的记忆,那就是

     汐扑进自己的怀里,双手抱着自己,仰着头,毫不迟疑的,帅气的而又温柔的,就这样印上了自己的唇

     夏又摸了摸自己的唇,看着眼前那正在冒着热气的被子

     “笨蛋”

     带着微笑,轻轻的骂了自已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