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果然奇怪的展开什么的都是错觉对吧
    那是一个冷酷的代行者。

     无论在什么世界都不会有绝对的光明,光明与黑暗相伴而生。痛苦的,悲伤的,嫉妒的,愤怒的,憎恨的,这些如果都不存在于某个世界,那么必然有另一个世界背负着这些,如果上一个世界反应出的是美好,那么下个世界只会显现出纯粹的破坏,于此相对应,平衡才得以维持。

     背负着所有的负面情感的他,孤独的行走在两个世界的夹缝之中,忍受着另一个世界的混乱的侵袭,感受着这个世界的温和,他一次次的用自己的双手去制裁有罪之人,不惜自己双手沾满鲜血。

     如果这是必须做的事情的话,那么不惜一切代价也必须完成。

     汐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

     在梦中,自己变成了一个女孩子,上一世有着女装癖的他还没来得及高兴,边被一系列的展开给忙的团团转,先是遭遇了莫名其妙的神明大人,接着又是一个好像是傲娇抖s的系统君,还没缓过神来,接着系统便做出:如果再不去上学就死一万遍危险发言。接着无法自己到达学校的她,系统君伸出了援手,虽然只是唯一一次,但还是帮助汐暂时度过了难关,接下来因为不识路的原因又差点被一个奇怪的学姐侵犯,接着又闯入礼堂闹出了大乱子,然后又被学生们围观,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汐又忘记带了便当。。。原以为已经够倒霉的汐又碰上了超展开!

     记忆到此结束,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看见了什么汐完全不想去回想。

     意识渐渐回复,张开双眼,眼前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空气中传来一股消毒水的气味,想要动一下身子,却感觉到全身酸痛,就好像是突然叫一个宅男去跑完三公里越野一样,汐不禁疼得哼出了声。。。

     身边传来“诶”的一声,接着便是一阵嘈杂,隐隐约约传来“醒了”“御庭家总算不会。。。”之类的词语,头脑一片混沌的汐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身边就已经被一群人给围住。

     完全没有力气去看周围是哪些人,凭着周围的对话判断,应该是有个女学生发现了昏倒在树林里的汐,处于慌乱状态下的女学生只知道快点把汐背起送回保健室,保健室的老师一看是御庭家的大小姐连忙将此事汇报给了学校,学校听到消息后,不敢怠慢,赶紧又把汐送到了公立医院同时通知御庭家本部。

     开学第一天就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御庭家族的族长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在电话里没有一点大家族风范的大骂一通,随即冷静下来组织人手来天朝处理相关事宜,虽说如此,在电话的最后御庭家那不善的语气也让学校方面大气不敢喘。市里面知道后,也连忙召集最好的专家前来会诊,虽然得出的结果仅仅只是因为受到惊吓劳累过度才导致的昏迷,不过他们依旧不敢放心,仍然全天24小时都有人专门看着汐以防意外状况发生

     虽说汐并没有昏迷24小时。。

     嘈杂的环境让汐皱起了眉头,周围的人好像都是些领导,他们说的都是利益方面的事情,除了御庭家大小姐醒来一事给他们带来的安慰外,其他的全是各个人的相互安慰,完全没有一个人真正在乎汐。。

     “够了!无路塞!”

     汐忍不下去,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虽然还是靠在床上虚弱的样子,但就光光的扫视就让旁边的人感到不适。

     虽然是御庭家的大小姐,不过也太蛮横了吧,区区一个小孩子而已

     不少人这么想着,不过却并不敢出声,毕竟得罪御庭家有害无利

     周围的人立刻安静下来,片刻,便一个接着一个走了出去,最后,医生在检查了一遍汐的状况,确认无事后便嘱咐汐好好休息便退了出去。

     汐的脑海中还是闪现着那天所发生的一切,温暖的,奇异的,丑陋的,血腥的记忆交织在一起。

     汐抱住了头,原本柔顺的银白长发也变得没有光泽,脑海中像是一跳一跳传来疼痛,汐疼哼一声,作为大小姐,想这样子的疼痛她只在小说里面感受到过,没想到轮到自己的时候会这么的疼。脑海中的回放停不下来,越是不想,他却越清晰,无神的大眼睛里已蓄满了泪水。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不是说叫你们出去了吗!”

     汐抓起枕头,用力向着门口丢去,但由于身体原因,枕头在手上没有扔就掉了下来,汐无力的重新躺回床上,大口喘着气。。

     门口那人并没有按照汐所说的出去,而是轻轻的走了进来,不发出一点脚步声的走到了汐的身边。。汐已经不想睁眼去看来的人是谁,疼痛越发剧烈已经没有余暇去顾及这些事

     她温柔的握住汐露出外面的手。

     “诶?”

     感受着手上熟悉的感觉,汐费力的张开了眼,视线所及处,夏正握住她的手一脸担心的看着汐

     “伊??筱崎同学?”

     见到来者,汐发出诧异的声音。

     “诶,,那个,,因为从一些渠道知道了你发生了什么之后,有点放心不下就来看看你啦~”

     夏脸微红着这样说道,见到汐额头上都是汗珠,夏从一旁拿过来毛巾,俯下身,轻柔的将汐把他们擦拭掉

     汐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夏做完这一切。夏的面孔近在咫尺,汐甚至可以感受到从夏身上传来的少女的体香,炙热的气息打在汐的脸上,汐的脸变得通红,在这样子温柔的服务下,好像连疼痛也缓解了几分

     擦拭完后,夏直起身子,看着汐就这样瞪大眼睛,气息紊乱,脸上带着两朵红霞,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夏自己也变得稍微有些慌乱

     不过,即使是这样,病弱的汐看起来还是这样子让人心疼

     银白的长发披散开来,身穿着病号服的缘故使原本已经m气十足的身体变得更加柔弱,即使是在已经减小一号的病床上,汐的身体仍然显得娇小,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

     见状,夏心里那股害羞的情感早就无影无踪,只一种呵护的感觉。

     手轻柔的抚上汐的脸庞

     “嗯,我知道哦,一切我都知道哦,不过没有关系的,我会在这陪着御庭同学的!从现在起遇到什么危险我都会保护你的”

     夏温柔的摸了摸汐的小脑袋。

     说完这句话的夏,手指尖浮现出了一个小火球

     “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也是很强的哦!”

     汐看着夏手指尖旋转的小火球,小火球散发出微微的热量,就是这一小点热量,却是现在汐所能得到最大的慰藉

     汐的眼中流下泪水,刚开始只是小小几滴,后来便越发控制不住

     汐用一只手臂挡着自己的脸,努力不让夏看到这副羞人的样子

     夏温柔的将汐拉到自己怀里

     “大丈夫哟,御庭同学肯定遇到了很多坏事情对吧!但是由于大小姐的身份却很难表现出来呢,不过这次没事,有我在呢!不光是这次,还有下次,下下次,我都会保护好御庭同学的!所以,请大声的哭出来吧!”

     汐的小小的肩膀不断抽动着,即使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但情感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压抑不住,回想起自己的遭遇,原本已经忍住了的汐再一次使劲的哭了起来。

     汐内心很委屈,自己为什么非要遭遇到这些事情不可,明明十几个小时前自己还是过着平常生活的普通人,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子。。醒来时身边没有一个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的陌生人全在讨论些别的事情

     害怕,恐惧,不知所措交织在一起,但却并不能表现出来,在这个世界,自己可是御庭家的大小姐,就算除去这个因素,自己也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软弱,不然又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汐强忍住自己想哭的冲动,装出烦躁的样子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但是夏来了。

     果然在温柔的人面前,一切的伪装都没用呢

     断断续续的持续了10多分钟后,汐已经不再抽泣了,感受到这一状况后,夏用双手支持着汐的肩膀,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

     “嗯,好点了吗?”

     “好,好了,好点了,,真是十分感谢!”

     汐不敢去看夏的眼睛,让夏看到了自己难看的模样,以后怎么见人啊。。。

     汐乱七八糟的想着

     夏见状,微微一笑,将汐的小脑袋用一种稍微强硬的方式给弄正

     双手捧着汐

     这样子你就不得不直视我了吧~

     夏清澈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因为被限制住的原因自己也没办法把视线挪开,只能直视着夏

     对视良久,在汐害羞的脸已经发烫的时候,夏终于开口了

     “虽然这才是我们第二次相见,不过从第一次遇见时,我就想保护好你,虽然是御庭家的大小姐却没一点大小姐脾气,为人也很随和,虽然很容易害羞,但是还是掩盖不住你纯洁的内心,即使我是女孩子,但我还是想守护好你不受到一点伤害,以我筱崎,筱崎夏之名!”

     “伊?”

     面前这位少女像是告白一样说出的话语让汐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诶?难道是我太直白了吗?对不起!我不是想强迫你的!我只是想保护好御庭同学的并没有其他意思请原谅!”

     看着半天没有反应的汐,夏慌乱的解释道

     “不不不,我这边才是失礼了!这么多次拜托筱崎同学,这次还把筱崎同学的衣服弄得这么脏,我这边才是最失礼的呢!”

     汐看着被自己的眼泪弄的乱糟糟的夏的校服,激动的晃着小脑袋纠正道

     “那,御庭同学愿意吗?”

     夏直视着汐,眼睛中散发出希斐的光芒。。

     汐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

     “守护什么的,太夸张了啦!人家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夏露出失望的神情

     “不过呢,我们可以做朋友啊,朋友是互相扶持的,我不想单方面的被筱崎同学保护呢!我也想守护温柔的筱崎同学!”

     汐再次激动的向着夏解释道

     原本露出失望神色的夏重新回复了活力,做不了守护骑士,那就做朋友互相扶持吧!

     夏拉住了汐的手

     “那么,作为朋友见证的第一步,筱崎同学,我可以叫你名字吗?”

     夏的眼中好像冒出了小星星,如此希望的想着汐说着

     “嗯,好的,夏同学!”

     汐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