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麻辣小警花
    莫通感觉五脏都炸开了,肺腑如同翻江倒海,剧痛不已。

     即便以他龙象境的体魄,也忍不住瘫软在地上,嘴里大口大口吐着血沫。

     和在上官青桐的额头留下剑劲如出一辙,秦良刚才与莫通交手的一瞬间,同样将雪霁剑气种在莫通的身体里,只需要自己的一个念头便可悉数炸裂,虽不致命,但足以让对方重伤。

     “莫大师!”

     黎勇慌了神,要知道莫通可是他花费大代价才请来的,夜总会百分之二十的干股可是非常值钱,再加上莫通是黎家那位供奉的亲传弟子,万一在自己地盘上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恐怕无法承受那位滔天的怒火。

     他还留有后手,跑车里有一把备用手枪,即便秦良功夫再好,也不可能挡得住子弹。

     “别动!”

     莫通勉强直起身来,眼神阴霾地盯着秦良,嗓音无比沙哑:“今天,算我败了。”

     “呵呵,你的武道还不差,只是如果一直依靠丹药之力的话,恐怕一辈子都不能问鼎真正的指玄之境。”

     “你怎么知道?!”

     莫通又惊又怒,他服用师傅传下的极品丹药,这才将一身元气汇聚归一,这本来是宗门大秘,他怎么可能知道的如此清楚?

     秦良摇摇头,莫通的武学天赋尚属中等,如果假以时日刻苦磨练,未尝不能在武道上有一番成就。可惜急于求成,而且他师傅也不见得是良师,妄图用丹药之力提升修为,只会拔苗助长,走上末路。

     求武之人,战天斗地,最根本的还是自身力量。

     秦良刚才留了四分劲道,也不想惹上人命官司,不然莫通早就当场爆体而亡。

     看到对方不说话,莫通咬咬牙,继续说:“虽然我输了,但你惹怒天龙会,需要随我到帮会中跪下认罪,不过看你一身精湛修为,到时候我会替你求情,仅仅打断双腿便可逃过一劫。”

     “跪下认罪?打断双腿?”

     秦良笑了,风轻云淡地说道:“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唯有一死!”

     黎勇从手扣里掏出手枪,对着秦良面目狰狞的吼叫。

     史密斯MP盾牌型袖珍手枪,9毫米口径,一颗子弹就足以要了任何人的小命。

     莫通没有阻止黎勇:

     “你可知道,你惹怒的天龙会,究竟是一尊如何强大的存在?!”

     “你可知道,天龙会的背后,究竟是何方巨头?”

     “仅凭你小小龙象,怎么可能抵挡住天龙会的如云高手?”

     “跪下,或者死!”

     他言语冰冷,虽然战败,但长久以来的尊贵地位让他有藐视一切的底气。

     李天站在一边,他的地位连黎勇都不如,虽然平时在龙源高中附近作威作福,没事还能泡泡学生妹,但和黎勇与莫通相比,他连个屁都不是。

     看着秦良那越发浓重的笑容,一丝不好的预感悄然浮上心头。

     快跑!

     这是他最直接的念头。

     可还没等他挪动脚步,只见莫通重重摔倒在地墙壁上,腹部呈现一个碗状的凹陷,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嘴里吐出青黑的鲜血。

     秦良没有停手,一步步走向黎勇和李天,他早就听见这两人商量要对张凯的妹妹下手,畜生都不如的家伙,一拳解决掉算了。

     “你………你别过来!”

     黎勇浑身颤抖,连手枪都差点儿掉在地上。

     眼前这个老师根本就没有半点温文尔雅的样子,一拳直接废掉莫通,简直就是一头恶魔。

     “呵呵,手枪吗?”

     秦良玩味一笑,要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或军人朝他开枪,或许自己还有所忌惮。可黎勇吓得肝胆俱裂,恐怕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出手如风,直接将黎勇的手腕打断,又一脚将李天踢进垃圾桶里。

     “啊啊啊!”

     黎勇嘴里爆出痛苦的惨叫,他虽然只是黎家的外围,但仗着老爹四通八达的人脉,他从小一直是欺负别人,连一点儿外伤都没受过。

     可今天竟然连手腕都断了!

     “草拟吗,你特么知道老子是谁吗?”

     “老子是黎家的人!”

     “你,你敢打我,我让我爸弄死你!”

     看着黎勇痛哭流涕的衰样,秦良顿时失去了动手的兴趣,这丫就是一靠着父母的无能二代罢了,平时欺负欺负老实人还行,要是真遇到狠茬子,恐怕直接哭爹喊妈了。

     “黎家吗?”

     他突然想起来,班上的顶级刺头,黎漠,好像就是黎家的人。

     而且,他老爸黎天阳似乎还是黎家的核心。

     不过这些已经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记住,我叫秦良,在龙源高中教数学,你们要想报复,尽管来好了。”

     说完便拍拍身上的尘土,走了。

     莫通瘫软在墙角里,从衣衫最内层掏出一颗深红色药丸,含在嘴里慢慢消化后,望着秦良逐渐消失的背影,他几乎将牙齿咬碎,语气中夹杂着无比羞辱和怨恨地低吼:“你一定会知道惹怒我莫通的严重后果,今天的仇,必将百倍奉还。”

     回到宿舍以后,胖子非常不雅地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这货大大咧咧的心态倒是让秦良听挺羡慕的,如果上一世自己也是如此洒脱的话,就不会受心魔所困,在至尊位困扰多年了。

     外面月色正浓,他点了根烟,坐在阳台边上的靠椅上,望着窗外的银辉世界,一时间思绪翻飞。

     如今早上的修炼仍需坚持,但必须找个时间到新余城中湖底看一看,上官青桐和那位指玄老者已经知道湖底的秘密,如果自己不早动手的话,恐怕又要被别人捷足先登。

     关于天龙会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莫通能够服用丹药修炼,相比他的师门也并不简单,底蕴深厚,如果自己能洗劫一空的话,想必晋入炼气期中期并不是什么难事。

     一夜无眠。

     第二天,第一堂课就是数学课,秦良拿着教案刚刚推开教师门,只见班里一片安静,再也看不到半点儿喧哗和吵闹。

     往日里那些神鬼不怵的刺头儿,黎漠、莫肯、陈子峰……全都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不知从哪找来的数学课本,装模作样的看着。

     虽然他们肯定看不懂。

     还有好几个学生贼母鼠眼地看了看秦良,随即便低下头去,和同桌小声议论几句。

     “哎哎,你知道吗?昨天秦老贼和化学老师一块砸了王海的办公室。”

     “卧槽,那么牛逼!王海可是出了名的活阎罗,秦老师也敢触他的霉头?”

     “可不是嘛,听说陈校长都出面了,硬是没把秦良怎么样。”

     “这也太吊了!”

     顿时一些人满眼冒星星地盯着秦良。

     周玲珑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在她的印象里里,秦老师虽然软弱怕事,但最起码勤恳老实,断然不可能做出如此逆天之事。可没想到短短半月之内,他每一个举动都成为大新闻,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势,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秦良当然知道同学们在议论什么,也没在意,刚想说话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旷课一个多月的张凯竟然也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拿着笔杆子奋笔疾书,不知道抄写什么。

     今儿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咳咳,各位同学,第一次模拟考即将来临,这堂课我们再把等差和等比数列这一部分重新复习一遍,做好课堂笔记哦。”

     他一边讲着,一边用余光观察着班上的动静。余家俊和周玲珑几个好学生照常听课,黎漠他们虽然听不懂,但也好歹拿着书本装装样子。令他惊喜的是从来不学习的张凯竟然也在做着笔记,一脸沉浸其中的样子。

     多好的学生啊!

     他差点儿忍不住表扬一番。

     下课以后,他走到张凯旁边,一脸温煦笑容地说道:“张凯同学,这堂课的内容听懂了吗?”

     张凯吓了一大跳,看到是秦良以后赶紧用胳膊挡住笔记本,支支吾吾地说:“秦……秦老师啊,那个我都听懂了。”

     秦良更惊喜了,看来最近自己的教学水平太厉害了,连张凯这样的做一道一元一次方程题都费劲的差生都能听懂,自己都佩服自己。

     无意间,他看到张凯袖子下面露出来一个圆圆的脑袋,有些疑惑地问:“张凯同学,能让我看看你的笔记吗?”

     “啊,笔记?!”

     张凯显得局促不安,一不小心把本子碰到地上。

     秦良定睛一看,我靠,这哪里是课堂笔记?分明就是海贼王路飞!

     感情这小子上课压根没听,整堂课都在画小人啊!

     他不禁苦笑,看来改变一个人的本质比修仙还难啊。

     他刚想走,张凯在后面咬咬牙继续说道:“那个,秦老师,这是我妹妹给你的一些土特产,都是老家产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拿回去尝尝。”

     说完,他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大包红枣和核桃,塞到秦良怀里便溜出去打球了。

     看着这些并不值几个钱的特产,秦良感觉心头一暖,那些郁结一扫而空。

     这时,一阵急促刺耳的警铃声响彻校园。

     秦良刚想去食堂吃饭,三名警察直接拦住他的去路。

     “秦良是吗?有人报警,你涉嫌一起杀人案件,请你到警局协助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