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重新修炼
    新余虽然是北方城市,但南方人居多,街头很多大大小小的茶楼。

     一辆崭新的沃尔沃S90疾驰而过,夸张流畅的车身线条映射着银灰色金属光芒,这辆造价高达90多万的奢侈车型却没有其他豪车那般高调,充满了低调内敛的气息。

     秦良还是第一次坐这么贵的豪车,感受着肌肤传来的真皮质感,心想有钱的生活还真是不错,以后重返修仙界时也可以搞一辆如此拉风的坐骑。

     虽说至尊万古无敌,瞬息便能畅游万界,坐骑反而成为累赘,但那些出师未深的美女修士定会喜欢这些新奇的玩意儿。

     铭良地产这几年发展迅速,名下光小区就有四个,更不用说大大小小的商场。方慧当然也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她一向低调,平时上下班都只是开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自达,这辆沃尔沃也只是接送一些重要客人用的,不过为了秦良的终身大事,稍微高调一点儿也未尝不可。

     “要是那些嫌贫爱富的女老师知道我老妈那么有钱,恐怕早就换了嘴脸了吧。”

     秦良心想,不过从昨天老妈那一闪而逝的晦暗来看,恐怕最近惹上了什么麻烦。

     富丽苑茶楼很大,共有三层,里面有很多包厢雅间,方慧给他们定的位置临近窗户,这样能俯瞰风景,气氛也不会太尴尬。

     “小良啊,你妈可是跟我交代了,看见女孩了嘴甜着点,别啥话都往外蹦!要是把这好事整砸了,别说老妈饶不了你,我都得拿皮带抽你。”

     司机德叔佯装凶狠地说到。

     他是秦家的老人,给方慧当司机已经十几年了,看着秦良长大,动不动就是皮鞭伺候。

     “哦。”

     秦良眯起眼睛的回道,以前的他肉眼凡胎,当然看不出德叔的不凡,现在他闭着眼都能感受到德叔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虽然德叔竭力掩盖,但一举一动都显现出他曾经染血。

     要知道,一般的司机停下车后,大多会非常放松,很多人甚至会溜到附近开小差。可德叔不同,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两眼却如同鹰隼般环视四周,手上青筋暴起,全身紧绷,时刻做出警戒姿态。

     “德叔啊德叔,你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十多年来藏匿我家,究竟有何居心?”

     秦良没有多说,转身进了茶楼。

     上了二楼,秦良一打眼就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美丽女孩,安静地坐在窗边。手里的一本杂志恰好挡住大半个面庞,虽然看不清面貌,单单那份怡然自若的恬淡气质,就不是一般姿色能拥有的。

     关键是,那巍峨壮观的胸前风景,恐怕最少都得有3D吧!

     “哇塞,老妈怎么知道我喜欢这口儿?太带劲了!。”

     秦良捋了捋狗舔过一样的锃亮发型,迈着小碎步走过去,尽量使嗓音很有磁性的说道:“哎呀哎呀,真不好意思,路有点堵车,我迟到了。”

     “没事。”

     美女放下杂志,露出一张惊心动魄的鹅蛋脸,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眉眼间流转的风情恍若阳春白雪,再加上眼角的一颗朱红泪痣,更平添一份可人。

     秦良一下子呆了。

     倒不是被女孩的魅力所震慑,关键是这姑娘他见过啊!

     先前还差点儿被她甩一巴掌!

     上官青桐满脸冰霜,拼命压制住把秦良一掌拍死的冲动。她来到新余市就是为了和眼前这厮相亲,领略了大巴车上这厮的厚颜无耻之后,再看现在一脸色眯眯的无耻模样,她决定早晚要把秦良的四肢扭断,扔到湖里喂鱼。

     要不是父亲一时头昏定下来的娃娃亲,自己现在恐怕还跟着师傅练功,而不是和这头老色胚浪费时间了。

     “那个啥,车上的事都是误会,你别……”

     秦良还没说完,上官青桐顺手抄起包里的手机,放到耳边说道:“喂喂喂,哎对我是上官,华尔街雷曼兄弟的股票又抛空了?等我!”

     挂断电话后朝秦良抱歉一笑:“真不好意思啊,我最近手上的工作很多,一会儿还要飞美国,今天就先到这吧。”

     说完便拿起包风风火火地走了。

     “我……我擦?!”

     秦良瞬间傻了。

     干你妹的华尔街啊,雷曼兄弟早就破产了好不好,吹牛逼能不能吹得再清新脱俗一点?!

     算了算了,要是真和这妹子一块生活的话,恐怕每天都有生命危险。

     一腿砸趴壮汉的暴力场景,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老妈给我找的都是什么人,没一个正常生物!”

     他摇摇头,心里默默盘算着回家后用什么借口来搪塞方慧。

     新余属于旅游城市,市区绿化搞得很好吗,周边也大多是一些风景宜人的风景区,市中心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城中湖,有很宽阔的小岛和湿地。

     现在是旅游淡季,城中湖游客不多,秦良刚好路过,凭栏远眺,一阵氤氲水汽扑面而来。

     舒服啊!

     咦,不对!他分明感觉到这股水汽当中蕴藏着很纯净的灵气。

     虽然比不上仙界之中那种凝练到实质的地步,但在地球这样一个末法时代,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罕见了。

     除了一些远古遗留下来的隐秘大教之外,也只有得天独厚的福天洞地才有了。

     难道,这城中湖当中,有什么东西不成?

     秦良心里很清楚,如果只依靠早晨清修,恐怕一生都无法再塑根基,踏上修仙途。这里的灵气虽然还是稀薄,但假以时日,再加上自己记忆中那些通天大教的修炼典籍,踏破虚空未免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

     顺着湖堤上了小岛,秦良明显感觉到灵气越来越充沛,完全可以满足他重新修炼的需要。

     太好了!

     他尝试着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盘坐下来,调整呼吸,让灵气贯彻肺腑,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不过,另外一个问题难住了他。

     应该选择何种法门来重修根基?

     每一个修仙者刚刚踏入仙途时,都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法门和奠基来构建根基,法门不同,根基的属性也就有所不同。比如多数炼体宗派的弟子修炼的都是肉身法门,大成者甚至肉身成圣,力压万界;主修神魂的教派的根基就偏向灵魂,他们的至尊有万千分身,受万民敬仰,一个念头便能碾压一域。

     上一世的李昆仑就选择了炼体一路,到后期肉体之强甚至能和真龙的子嗣媲美,只不过到了至尊位他才发现,当初所选漏洞颇多,早已种下了因果。

     可是,那种肉体和神魂双修的法门过于罕见,一旦出世就会引起万人争夺,血染长河。

     秦良苦苦思索,他当然不允许再有缺憾,每一步都要臻至完美,才有可能求得无上道果。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秦良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贪婪的吸收灵气,一丝丝肉眼看不到的灵气逐渐汇聚成微小漩涡。

     他选择的是一门名叫《五帝长生功》的法门,乃是他周游万界时从一个破败古教的遗址中所得,虽然是残篇,但上面所记载的全部是震古烁今的修炼法门,如果练至大成,不光肉身可与洪荒巨兽媲美,连灵魂都能亘古不灭。

     数天时间转瞬即逝。

     大片大片的污垢从秦良的毛孔中排除,秦良猛然睁开双眼,感受着经过洗精伐髓后四肢传来的精纯力量,不禁欣喜。

     “这《五帝长生功》实在奥妙非凡,短短三日苦修便让我踏入炼气期的门槛,要是按照地球武道的境界划分,我现在应该是龙象境初期了吧。”

     “只可惜是残篇,以我前世之能都无法补全,而且每前进一步所消耗的灵气太过庞大,这片湖泊也只能支持我修炼到龙象中期。”

     他不免苦笑,果然,还是要找到那种逆天丹药,才有可能让他一步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