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史上最衰老师
    “哎哎,弄好没有?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了!”

     坐在倒数第三排的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对着身边满脸奸笑的同桌说到。

     “别着急,早准备好了,这回可有好戏看喽!”

     “哈哈,那个怂包软蛋,一天不欺负欺负他,浑身都不得劲。”

     “赶紧坐好,马上就要上课了!”

     周围一大圈正在聊天打扑克的学生连忙把漫画书和零食收到桌兜里,两眼紧紧盯住门口,不时发出哧哧的偷笑声。

     楼梯口,一个穿着根本就没熨烫过的西服的青年教师,愁眉苦脸地从皱皱巴巴的裤兜里掏出一根烟,厚厚的教案被随意放在一边,抬头看看前面的高二3班,发出一声重重的哀叹声。

     “唉,想我堂堂仙界无上至尊李昆仑,竟然沦落到要被一群学生欺负的境地了。”

     他一生纵横寰宇,一把昆吾剑败尽世间敌,虽然修行之路略微有点儿坎坷,但最终成就至尊位,一指洞穿星辰,一剑镇压荒古,要不是最终的那场浩劫,此时自己不知道在哪个美女如云的星球上快活呢。

     他娘的贼老天,你让本剑尊在灭世魔劫中神魂俱灭也就罢了,可为何偏偏穿越到这么一个怂包软蛋的身体上?!

     他低头看了看,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秦良,号称龙源高级中学最弱老师,在学校的地位属于仅高于蟑螂的那种,连扫厕所的保洁阿姨看见他都会奚落几句,更别提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学生了。

     这种人要放在修仙界,绝对是妥妥滴炮灰啊!

     花了些时间和这具新身体完全契合以后,他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叫秦良的数学老师究竟是一位多么奇葩悲催的存在。

     不过,既然现在自己执掌这幅肉身,那人生,就该有一些不一样的颜色了。

     剑道至尊的凶名,可不仅仅是说说的。

     先应付那群学生吧。

     秦良站在教室门口,一脸玩味地看了看门框顶部,虽然重生以后修为全无,但精神力还是比常人要强一些,他自然察觉到有人在门顶上放了小玩意,专门来捉弄自己。

     哼哼,这些小把戏实在是太无聊了,他原来在仙界纵横,一时兴起在修仙学院里当起了老师,面对的都是一些臭名昭著的仙二代,诸如某某洞主的掌上明珠、无上尊者的爱徒,甚至还有远古神兽的子嗣,一个比一个暴戾孤傲,一言不合便丢出几件惊天法宝,自己还不是管教的服服帖帖的。

     秦良正想着,一个嗡里嗡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秦老师,马上要上课了,怎么不进班?要是迟到的话,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一个挺着将军肚的中年男人站在身后,满脸欠揍的冷笑。

     “哎呦,这不是王主任吗?您不在办公室休息还四处巡查啊,真是太辛苦了,真不愧是我辈之楷模啊。”

     秦良自然认得这个大腹便便的人是谁,王海,龙源高中高二年级组的年级主任,平时没少欺负秦良,动不动就是记过扣工资,连节日里发放的米油和水果都私自扣下,而秦良这货一声也不敢吭。

     太窝囊了!

     他剑道至尊李昆仑能忍吗?!

     王海瞥了他一眼,心里挺诧异,秦良这家伙出了名的榆木脑袋,迂腐得很,让他说几句奉承话比杀了他都难,这回怎么这么会说话?

     不过,这几句马屁拍得倒还挺舒服的。

     “没事,我就四下走走,你最近不是有一节公开课嘛,走,我到你课上先听听,帮你把把关。”

     他自有他的打算,秦良所管的这个高二3班是全校出名的杂乱差,到班上抓几个个不守纪律的学生,再在秦良的工资簿上扣上一笔,反正这家伙一向怂包,也不敢怎么样自己。

     “呵呵,有您这样的名师来指导,真是太荣幸了,您先请。”

     秦良冷笑一声,自己修仙万载,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没见过,王海心里那点儿小九九,他早就洞悉了。

     且让你吃点苦头吧。

     王海踱着四方步,大步当先,一把推开门。

     哐当一声,一个装满了粉笔灰的盒子从上面掉下,直接砸到王海那颗毛发严重贫瘠的圆头上。

     一时间,烟尘四溅。

     正准备哈哈大笑的全班学生,目瞪口呆地看到秦老师衣衫完好地站在门外,而教导主任扶着墙,全身都是呛鼻的粉笔灰,一边拼命咳嗽一边瞪着全班,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说,谁干的?!”

     全班人都傻了。

     这可是全校最不能惹的活阎罗啊!

     王海站在讲台上,鼻子里都是烟灰,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心里那是一个气啊,心想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强行装逼,让秦良先进来的话,那现在看笑话的人,就是自己了。

     “哎呦哎呦,王主任,您没事吧?”

     秦良在外面不留声色地偷笑两声,连忙跑了进来,顺手从旁边拿来一块湿毛巾,递给王海擦脸。

     看到平日里不怒自威的王老师,正在用毛巾仔仔细细地擦掉脸上的烟灰,全班人再次傻了。

     那块毛巾,可是平时用来擦讲台的啊!

     关键是,已经一个多月没洗过啦!

     有些心思敏锐的学生,看到站在一旁,满脸关切的秦良,忍不住心中一惊:

     腹黑啊,实在是太腹黑了。

     想不到一向软弱的秦老师,竟然也能做出这种事来!

     愤怒归愤怒,但王海还真不敢把这群学生怎么样,因为秦良所管的这个班,大多是一些关系户,好些都是富商和官员的子女,自己顶多罚写几篇检讨、口头批评几句罢了。

     清理干净后,他点名批评了班上的几名刺头儿,夹着教案,气冲冲地推门而去。

     “王老师,您不留下来听课了?”

     秦良在后面热情问到。

     “不听了!“

     王海气都气饱了,再闻闻手,好像有一股馊味儿。

     “哼。”

     秦良脸色一冷,这王海实在欺人太甚,这点苦头仅仅是开胃菜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已经修炼到无欲无求境界的他,和这具肉体凡胎融合后,原本宠辱不惊的心境,貌似也微微起了波澜,变得敏感易怒。

     不过回头想想,自己杀遍万界,踩着无数白骨踏上修炼一途,图的不就是一个快意恩仇吗?

     现在自己重活一世,那些惹到自己头上的人,势必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秦良在讲台上站定,望着地下五十多名学生,似乎又重新找到了在修仙学院里教书的感觉。

     只不过,这些堪堪不过十几岁的小孩子,和那些鲲鹏和真龙的后裔相比,实在是逊色了些。

     他瞟了瞟粉笔盒,把那些铁夹子和沾满胶水的黑板擦拨拉到一边,甚至还把一条死去许久、微微散发腐臭味的蜈蚣尸体直接捏在手上,笑意盈盈地大声说:

     ”不知道哪位同学这么有心,知道我们这节课要讲双曲线函数,看看这条蜈蚣身体的弧度,和双曲线图象多么相似。“

     很多意志不坚定的女同学已经开始弯腰狂吐了。

     那些正准备看秦良笑话的刺头儿,脸色也变得很不自然。

     “漠哥,情况有些不对劲啊。“

     一名染着黄毛的学生,低头朝旁边一个长相十分阳光帅气的男同学说到。

     被称作漠哥的英俊学生一脸冰冷,两眼紧紧盯着正在黑板上画图的秦良,眼中寒意更盛。

     本来他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包括门框上那个粉笔盒,就是要捉弄捉弄秦良,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全都躲过去了,连放在讲台上,那杯被放了泻药的白开水,也被他轻描淡写地倒掉了。

     都是运气吗?

     他不信。

     他正想着,秦良微微一笑,淡淡说道:“黎漠同学,请你说一说双曲线函数里焦点的定义。”

     黎漠一怔,特别诧异地指着自己高挺的鼻子说道:“你叫我?!”

     不光是他,全班人都惊呆了,他们可是很清楚黎漠的霸道手段,秦良刚接手这个班的时候就被黎漠和其他几个班霸戏耍得颜面无存,再加上黎漠家里的财力背景,更让性格懦弱的秦老师在班里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没错,就是你。”

     秦良脸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呵呵,我要说不呢?”

     黎漠懒洋洋地靠着椅背,满脸戏谑地盯着秦良,脸上充满了讥讽和不屑。

     在龙源高中他从来不怕任何老师的追究和报复,相反,像秦良这种一时头脑发昏触怒自己的货色,他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受尽羞辱。

     “哦,是吗?”

     秦良笑容渐浅,双手拄在讲台上,眼皮微缩,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意从瞳孔深处慢慢渗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