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张凯的决意
    对方来势汹汹,秦良反而一笑,来到地球以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他原来驰骋修仙界,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找很多天骄和不世出的老怪物打架。

     一群混混而已,还真没让他放在心上。

     五个人明显也是打架老手,一点儿都没废话直接围殴上来,实木球棍和闪烁银光的短匕直直朝秦良头顶刺去。

     完了!

     张凯半跪在地上,看到秦老师被那么多人围起来,要知道他们可是道上名头响亮的地头蛇,手下光重伤害都十几起了,据说在白道上的关系也很硬。

     要不是自己那该死的老爹欠下一大笔高利贷,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和他们扯上关系,还连累了正在上初中的妹妹。

     李天冷眼旁观,慢慢锉着指甲,像这样强出头的愣头青,根本用不着他出手。

     暂且打断双腿,拍几张裸照,再狠狠敲上一笔,这是他一贯的套路。

     他正想着,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嘶吼在人群中陡然响起。

     “这么快?!”

     他心想自己手下这帮小兄弟办事效率真高,但千万别弄出人命。

     毕竟,如果摊上人命官司,凭他的手段也会吃不消。

     “你们别弄死……”

     他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人影刷的一声飞了起来。

     等等,不对!

     妈的,这不是自己的手下吗?!

     那个拎着棒球棍的青年直直摔进垃圾桶里,面色惨白,右臂以一种极其扭曲的角度向外翻,很明显已经断了。

     秦良一脚踢飞一个人以后,满脸冷笑地看着面前这个拿着匕首的小混混,轻声说道:“你是用这只脚踩我学生的头来吧。”

     混混一头冷汗,本来以为这个自称老师的家伙肯定是头软脚虾,但刚才一个照面,自己兄弟的胳膊就断了,直接飞了出去。

     这货难道在扮猪吃老虎?

     “踩你妈!干他!”

     他咬紧牙握着短匕,一拳难敌四掌,对方身手再好,自己还有四个人,耗也得耗死他!

     还没想完,他感觉到左腿一阵酥麻,一种难以忍受的奇痒直直蔓延到肺腑,接下来眼前一恍,呈抛物线倒飞了出去。

     短短不过数个呼吸,他的左腿骨就断了,瘫倒在垃圾堆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

     剩下三人,不是骨折就是脱臼,完全丧失了打架能力。

     “靠,这么不禁打吗,真菜!”

     秦良有些失望地揉揉拳头,这些人打架完全是乱打一气,自己仅仅是动用了一丝本命元气就完全碾压了。

     本命元气,人族肉体中最原始的力量,一个小小的呼吸和心跳,都能激发本命元气,但数量极少。

     秦良从仙界归来,虽然修为全无,但作为剑道至尊来说,深厚无匹的修炼常识便是他最强的依仗。那些强调肉体本源力量的宗派里面,可是有相当多的修炼典籍,而本命元气,就是本源力量的一种。

     他根基为零,但依靠记忆中凝聚本命元气的法门,他现在也能以一敌五。

     当然,只是对于那些没有武学底蕴的寻常麻瓜来说。

     遇到一些所谓的武道高手,或者掌握强大武器的力量,他现在也只能避其锋芒。

     “这!”

     张凯张着大嘴,完全傻了。

     这还是那个任人欺辱的怂包老师吗?

     自己貌似还在他的水杯里吐过口水。

     可现在……

     李天更傻了,好像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吧,倒在垃圾桶里的,不应该是这个老师吗?

     看他瘦瘦弱弱的样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力量?

     容不得他多想,秦良悠悠哉哉地走了过来,一脸玩味说道:“就剩你一个人了,还要群殴吗?”

     咕咚一声,李天心惊胆战地咽了口唾沫,冷汗哗的一下从额头淌了下来。

     这个人,眼里有杀气。

     他曾经见过一个手染数条人名的杀手,那人眼中散发的冷厉杀气,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而眼前这个自称老师的家伙,身上散发的杀气简直如同寒风一般,那个杀手也不及其万分之一。

     这货分明就是个魔头!

     可老师不都应该是面容慈善、和蔼可亲的吗?

     “哥……哥们,你混哪条道的?我跟着天龙哥混得。”

     李天声音颤抖地说到。

     秦良摇摇头:“天龙哥是个什么玩意,不认识。还有我也不是混得,是个数学老师而已。”

     他娘的还真是个老师!

     李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良没再搭理他,扭头看看还跪在地上目瞪口呆的张凯,沉声说:“张凯同学,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好意思自称爷们吗?”

     “谁不是爷们?!”

     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张凯一下子跳了起来,膝盖传来的酸胀让他险些跌倒,但看到秦良那种貌似戏谑的眼神,他咬紧牙根站得笔直。

     不能让这个怂包看扁了!

     “呵呵,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哥们……哦不对,大哥,我叫李天,现在管龙源高中这一片。”

     李天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这家伙一个不开心也把自己的大腿踢断。

     “哦,那我的学生张凯欠了你们一万五千块钱是怎么回事?”

     根据前世的记忆,秦良知道张凯家境很不好,父亲是个赌鬼,把家产败得一干二净,而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外地人跑了,至今音讯全无,留下张凯和妹妹两人相依为命,经常饥一顿饱一顿。

     “大……大哥,张凯他爸在我们场子里推牌九,从我这借了一万块的利钱,我只是催债而已。”

     “张凯,是这样吗?”

     张凯咬咬嘴唇,耿直脖子说:“没错,钱是我爸借的,父债子偿,我应该还。但上个月我已经还了五千了,他们又说我爸还有以前的债,管我要一万五,我不干的话就让我妹妹出去卖。”

     秦良见过张凯的小妹妹,很干净清纯的小姑娘,在一个小初中里读书,学习也很用功,起码比她那个惹是生非的哥哥强得多。

     而且,张凯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人长得虽然头高马大,但要想赚够五千块钱,恐怕会吃很多苦头。

     莫非,他逃课的这一个多月,是去外面打工还债了?

     想到这些,秦良对这小子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李天连忙说道:“大哥,一万五千真不多,我们这行的规矩就是这样。算了,看在您的面子上,我把利息免了,让张凯把剩下的五千块钱还了就行。”

     秦良没有回答,而是扭头问张凯说:

     “张凯,行吗?”

     “行。”

     张凯这段时间打工攒了不少钱,够还清这笔债务了。

     “那没事,我就先走了。”

     李天擦擦冷汗,心想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吧。

     “慢着。”

     秦良的脸色瞬间冷下来。

     “赌债的事说完了,那我们就该谈谈其他事情了。”

     “其他事?”

     李天很纳闷,自己和这家伙素不相识,哪会有其他的纠葛。

     “张凯,别人用脚踩着你的头,这个仇,你想不想报?”

     秦良说到。

     张凯涨红了脸,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甘心忍受这种屈辱!

     可李天是大混混啊,自己怎么敢找他报仇?

     看到了他眼中的犹豫,秦良笑了笑:”怎么?当初往我的水杯里吐口水、把我的自行车弄坏的胆量哪去了?似乎你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吧。”

     “我不是!”

     张凯大吼一声,看着李天的眼神,不再畏惧,充满了怒火。

     我是个男人!

     决不允许任何人踩着我的头!

     随即,一记凶狠的勾拳,直直打在李天的肋下。

     看到两人扭打在一起,秦良没有插手,因为很多东西,需要自己的双拳去博取。

     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眼前。

     如何修炼?